|

刀安仁与新成银庄银票

2021-01-18 来源:德宏网 作者:赵毅

  刀安仁

  新成银庄银票,是一种清代光绪末年云南西部的干崖土司地区以新成银庄的名义发行的纸币,是当时整个中国都比较罕见的,由边疆少数民族——傣族自己发行的一种印制精美的信用货币。由于地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它一直默默无闻,或流散于民间,或深藏于文物部门、档案部门的库房中,人们对它关注不多。但它却是我们今天研究德宏傣族地区民族货币金融历史和德宏近现代历史的一组珍贵的文物。在新成银庄银票的背后,蕴藏着一段动人的历史故事,与晚清时期,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封建王朝反动统治的历史紧密相连,展现了边塞英杰——刀安仁先生热爱祖国,争取民族进步的光辉历史功绩。

  一、刀安仁其人

  刀安仁(1872~1913),傣语官名帕应法,又名郗安仁,字沛生,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承袭其父刀盈廷之位,任腾越府干崖宣抚司宣抚使之职。

  刀安仁生活的年代正值清政府腐败软弱,列强对中国虎视眈眈的时期。青年时期的刀安仁就曾率领边疆各族群众与意欲侵占我国疆土的英国军队进行了八年的抗争。后他游历东南亚,逐渐打开了看世界的眼光,并开始萌发在干崖发展实业,改革制度的想法。1905年,刀安仁带领十多个傣族青年男女东渡日本,在吴玉章、秦力山的介绍下,认识了孙中山,并在1906年5月31日在日本加入同盟会,成为云南少数民族第一批加入同盟会的成员。1908年,刀安仁归国,力图通过发展实业实现兴盛民族的愿望,他从日本引进机械设备和聘请技术人员,开始开办工厂、银庄和技术培训机构,并大力革新土司制度,提高妇女地位。

  在推翻清政府的民主革命时期,刀安仁积极投身革命,并变卖田产以筹集起义资金。他先后组织参与了永昌起义和腾越起义,并在腾越起义成功后建立的“滇西国民军都督府”任第二都督。

  1912年,刀安仁被诬陷,在南京遭逮捕。经孙中山、黄兴等人组织营救后获得自由。但经此牢狱之灾,身体状况开始堪忧,1913年3月病逝北京,终年41岁。国民中央政府追封其上将军衔,后灵柩送回故乡,安葬在凤凰山。

  孙中山盛赞其为“边塞伟男、中华精英”,并挽曰:

  “边塞伟男,辛亥举义冠遇春;

  中华精英,癸丑同恸悲屈子。”

  二、新成银庄建立的历史背景

  1905年,刀安仁在日本期间,认真考察资本主义制度,其随从人员也到日本相关厂矿学习各种门类的生产技术。在进一步了解了西方文明思想以后,刀安仁立志回国开发边疆,兴办实业,改变傣族地区的落后面貌。他实业救国的思想,得到了孙中山先生的嘉许,特地为他选派了革命志士,并聘请了十一位日本专家随他一起回国开展工作。1908年初,已经回到干崖的刀安仁,利用他的土司地位,一面积极筹备反清活动,一面开始了其实业救国的实践,根据干崖地区独特的自然资源条件,兴办了机械化的火柴厂、砖瓦厂、丝织厂、印刷厂,安装自来水等多种实业,并大力引种橡胶,广植桑杉等林木,发展经济作物的种植。为了培养本土的革命人才,宣传革命思想,他还开办学校,从仰光请来教师,编印教材。开设工业技术培训班,培养边疆少数民族技术工人和科技人才,大力倡导民族内部移风易俗,创新傣族戏剧,发展民族艺术事业。发展地方的大量的工作和支持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都需要资金,刀安仁除了变卖本人的资产外,还大量出售变卖其土司领地、官租,并将领地内原来土司征收的实物地租、劳役地租改为征收银两,以增加现金收入。此外,在引进少部分外资的同时,他还着手开办新成银庄,吸收大户存款,并印刷、发行纸币,扩大资金来源,以支持地方建设和革命活动,这就是新成银庄成立和发行银票的历史背景。

  三、新成银庄银票的特点与文物价值

  新成银庄银票

  经过上百年的沧桑叠变,历史沉浮,关于新成银庄建立的详细经过、资金的具体来源和经营情况,以及银票发行及流通情况,已经找不到原始确切的第一手资料。但我们仍然可以从文物部门收藏及社会上还能见到的银票上钩沉出一些历史的余韵。

  新成银庄银票

  目前文物部门收藏的银票有,“纹银十两”“纹银五两”和“纹银一两”三种面值,版面的图案基本相同,只是票面基色分呈墨绿、淡紫、橙黄等三种颜色。银票正面有刀安仁半身像,票面以卷草花卉纹饰为边,花卉纹饰向内延伸,缀连有展翅飞鹿、鹿头、蝙蝠,雄狮脚踏地球等图案,这一方面有福禄吉祥的寓意,一方面也展示了刀安仁革旧鼎新,振兴地方的雄心壮志。银票采用胶版印刷纸印制,即旧时俗称的“道林纸“制作,因当时云南或当地的印制条件不佳,系刀安仁委托当时的日本大江银行设计、印制,票面纹饰繁絮,款式精美,制作工艺极佳。银票正面上部标有“干崖宣抚准”其下部有译意相同的傣文,并有“新成银庄发行”“光绪三十三年造”及“大日本帝国大江印行”等字样,并编有阿拉伯字母号码。背面有“银票简章”,为傣汉两种文字。在银票背面正中有银庄的圆形徽章印一枚,在汉文简章部分上下各有一枚方形的钤记章。简章内容凡傣文二十三行,横书,在右;汉文十一行,直书,在左,楷体,凡235字。在简章说明中,表明银票由土司衙门担保信用,即使银庄倒闭,也可以向土司兑现。由此,可以看出这种银票虽然是以新成银庄的名义发行的,实际上是干崖土司准许和主持下发行的地方信用货币。新成银庄银票简章简单扼要,其主要条款有:

  “1.为交易便利起见,改照内地都市商埠各银钱行庄使用纸币用代实银实钱。

  2.本庄设总铺于滇西干崖城内,其他繁盛之市场均设有分铺。凡使用本庄银票者,无论总铺与分铺概可凭票兑取实银实钱。

  3.本庄开出银票,概以滇银为定额,皆有确实资本数字能承兑。万一遇本庄不幸事以致倒闭,可执向本土司兑取银钱等等。”

  从简章的内容中可以看出以下特点:

  1.该银庄发行的银票,虽然是纸币,但实际上具有兑换券的性质,可以十足兑现,简章第一条说明改照内地都市商埠银钱行庄使用纸币用代实银实钱,说明它是一种具有信用担保性质的货币,在晚清时代这种形式的信用货币即使在中国内地也是可以算作比较先进的,更何况是在地处边疆的滇西傣族地区。透过银票的发行一事,也可以看出刀安仁是一个具有超前思想的人,这也说明了他能够从一个封建领主土司,背叛自己的阶级,转变成一位中国民族资产阶级革命的先锋,与个人的主观思想是有密切关系的。

  2.新成银庄设有总铺、分铺。总铺在干崖,分铺在“其他繁盛市场”,这里没有明确分铺的具体地点,但可以说明,当时滇西一带还有一些类似于干崖地区的商业比较繁盛的市场,因此银票的使用范围不限于干崖地区,预设的流通范围可能是整个滇西地区。19世纪,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掀起了瓜分世界市场的狂潮,缅甸、越南进而是整个东南亚都沦为了各个资本主义强国的殖民地,工业文明在进入缅甸的同时,也附带刺激了滇西与缅甸之间的商业贸易,商贸的兴起带来了经济的繁荣,今天德宏各个文物部门收藏了很多具有典型时代特征的近代西方工业文明的舶来品,比如相机、银制咖啡壶、英国骨瓷、一些近现代代表性建筑上的铸铁件、彩色压印花玻璃,正是那个时代留下的印迹。

  3.章程规定,银票既可以兑换银两,也可以兑换制钱,又规定以滇银为定额。所以可以看出当时整个滇西地区的金融货币体系是以滇银的成色为标准的银、制钱二元制。因此,银票设定可以任意兑换两种货币,不但符合当时货币流通的实际情况,也是方便吸纳资金,扩大银票流通的一种办法。

  4.银票最后特别强调有充分的准备金可以随时兑现,还明确声明“如本庄有不幸事故倒闭,可执向本土司兑取银钱” 这是一个重要的特点,银票的信用度是掌握地方军政、民务最高统治权的土司政治势力给予担保的,这对于维护银票的信誉具有重要作用,因为银庄作为新生事物边疆各族人民并不知其底细,但对土司却很的信服,这是德宏边疆傣族土司地区所特有的情况。

  5.新城银庄究竟发行了多大量的银票,现在已经很难考据。历年来德宏文物部门大概收藏了一二十张左右银票,仔细观察票面的左下角,约略可以见到用号码机打上去的编号,其中有一套三张品相比较完整的银票上,十两面额编号为“4545”,五两面额编号为“2187”,一两面额编号为“2203”,如果按照面额相加总额为61738两。按照清光绪时期一两白银的购买力折合今人民币400元计算,保守估算新成银庄所发行银票的总量,最少也相当于现在24695200元人民币。由此,可以看出银庄的开设对聚集资金支持中国近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和干崖地区的社会经济建设曾起到过巨大的作用。

  综上所述,新成银庄和它所发行的银票时间不长,流通范围也有限,但滴水观沧海,这一方小小的银票,不但可以串联起德宏近代史早期的许多主要重大历史事件,也折射出了晚清时期云南滇西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经济状况。这个局部的变化又与辛亥革命前期中华民族在帝国主义入侵和封建王朝双重压迫下所酝酿的国家政权变革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背景相联系。从局部看,它也反映出了德宏地区甚至是整个云南省边疆各族人民爱国爱乡、卫国戍边、团结一致、抗击外侮、追求民族进步、大胆改革的觉醒精神。新成银庄的历史和新成银庄银票这一文物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与现实意义。

  省级文保单位—刀安仁墓全景

上一篇诗和远方
下一篇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