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和远方

2020-12-17 来源:德宏网 作者:李雪莲

刘南 油画作品▲

 

  中缅两国一家亲,这话听着好像很泛泛而谈,有喊口号的嫌疑,可但凡是一名土生土长的瑞丽人,都知道此言不虚,都能了解到此中感受,并非是一句空话套话,只要说起我们的邻居缅甸,自然而然的都会觉得特别的亲切自然,有着聊不完的话题,说缅甸就和提吃饭睡觉这样的话题一样的频繁。

 

  小时候的记忆当中,我们和缅甸就隔着一道瑞丽江,1992年以前,没有姐告大桥横跨瑞丽江的时候,得有工具渡了江才能到对岸去,算好了赶集的日子,就和小伙伴们约上了去木姐赶集,到了渡口,搭乘着那种样式古老的铁皮渡轮过江去,特别的简陋,锈迹斑斑,此刻回忆倒觉得文艺气息十分的浓厚,只是当时不察。

钱景泰 摄▲

 

  马达声哒哒哒哒的响个不停,我们也不嫌闹腾,眼看着傣家摆渡人握着龙头,观测着水面,掌控着前进的方向,我依稀记得仿佛就是一辆在水中的拖拉机,船夫们很有经验,专拣着水深的地方行驶,可不能搁浅了,在芦花里穿梭着,船儿荡呀荡的,咳咳,我竟然出国了,感觉特别的高大上,那种小小虚荣心的满足之下,单纯的就快乐了,江风缓缓的吹来,乱发就飘飘的飞舞着,轻拨发丝,再撩到耳后,凝望着绿波粼粼的江面,愉悦得无以复加,依稀记得还有照片留念呢,芦苇荡的自然风光中,简单的一袭白裙,那时发量浓密,每个眼神都透着清澈,唇角微微上扬,这份美好记忆好似在心底永不会泯灭。

木然般双 设计作品▲

 

  一衣带水的两岸人,我们互相之间遥遥举目,隔江相望,彼此打量着对方及对方身后的世界,大家都惊奇的发现,我们既有好多相同之处,也有着不小的差异,这让我们之间的来往变得更加的充满异趣,边民们来来往往的互通有无,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无论是货场还是国门,最不缺的就是人。

伏玉洁 摄▲

 

  记忆里我和妈妈还有小伙伴们去木姐、南坎扫荡了不少好东西,各色笼基布、大象牌子的人字拖,让我的双足畅享橡胶的柔软,现在依然在穿、手表等等等等,小时候家里的大件东西,松下录音机、日立电视机,也是爸爸妈妈去缅甸买了带回家的,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追剧港台武侠片《射雕英雄传》、《霍元甲》、看87版的经典《红楼梦》,全靠它们滋养着我的夜晚时光,还有长大后的本田90摩托车,每天去上班都要以它代步,这些家中大件,全部来自缅甸,小吃也特别的喜欢,充满浓郁的异域风情,是以一去再去,乐在其中。

 

  而印象最深的当数去过了一次泼水节,友善亲切的缅甸友人,以泼水花枝沾水,洁净的水珠脱离了枝叶,轻轻的滚落在我的肩头,每一次轻轻洒下都伴着喃喃的祝福语,涤荡着我的心灵,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我竟无言以对,满满的的感动兼无以为报的复杂心情,我们丢失的文明,尽在友邦彼岸花开,教我如何不唏嘘,这才是真正的泼水节本来的面目,说句流行语来表达:泼水节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这个样子滴,充分展现了人性之善,自那次触动之后,再也不在国内过泼水节了,总是寻机出差或者是蜷缩家中,淡然的听着外面的喧闹与惊呼,此处追忆我以中缅胞波情深来形容,很是是恰如其分。

 

  陈毅元帅的《赠缅甸友人》中他深情的写道: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

  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

  我汲川上流,君喝川下水

  川流永不息,彼此共甘美

  彼此为近邻,友谊长积累

  不老如青山,不断似流水

  彼此地相连,依山复靠水

  反帝得自由,和平同一轨

  彼此是胞波,语言多同汇

  团结而互助,和平力量伟

  临水叹浩淼,登山歌石磊

  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

  木然般双 设计作品▲

 

  这首诗质朴简约、端正大气、生动形象、完完整整、恰如其分的流淌出了中缅胞波情深意重的家国情怀,是以成为了众人心目中的传世之经典,也永远的激荡着我的胸怀,我不会写诗,就借了陈毅元帅的传世佳作来表一表心情,传承经典,祝愿中缅两国人民世世代代的友好下去。

木然般双 摄▲

 

  话锋一转,再来聊一聊缅甸吧!我心目中的缅甸是一个得天独厚、自然环境优越、矿藏丰富的国家,说起资源不得不提翡翠,缅甸人奉为国石,它乃石之美者,美中之王,翡翠也承载着我们华人的美好愿景,几千年的时光沉淀出丰盈且厚重的文化韵味,此处不作细述。缅甸虽说不是一个很富有的国家,但举国事佛,男女老少行仁善,皆信佛,是一个微笑平和的佛教国度,大多数人虽然不富有,有的甚至可以说是生活艰苦,但人们内心平静、天性隐忍、乐观满足地生活在现世修行中和对来世的无限憧憬中,衣食简陋但勤于布施,物质的匮乏并不影响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佛教信仰造就了别样多姿的缅甸风情,这是一个令人萌生敬意的民族,处处可感知到人们低调谦恭,平和顺从。

木然般双 设计作品▲

 

  时至今日,整个缅甸的主流社会仍完整地保留了传统文化,特别是在信仰上,受西方的影响很小,秉持着佛教,这正是我由衷赞叹的地方,缅甸华侨众多,自称为汉人,她们对汉文化传统的传承,也是我由衷赞叹的一个点,许多小细节上,我自愧不如,甘拜下风,简单的举几个例子:长幼有序、尊老爱幼、谦和礼让、双手接物这几个小细节,都让我深受启发。

 

  如今,随意的行走在绿意盈盈、生机勃勃的瑞丽街头,触目可及之处,一定是能看到缅甸人的,走路的、骑着摩托车的、电动车的、开着小轿车的、甚至于开环卫车的都有,有傣族、景颇族还有缅族,还有华侨同胞,他(她)们已经充分的融入了瑞丽这座城市,各行各业都有他(她)们的身影,为这个城市增砖添瓦,挥洒汗水做出了贡献,生活当中我们总是能接触到很多的缅甸人,通过接触聊天,我感慨发现,瑞丽,已然成为了许多缅甸人心中的诗和远方。

图片来源 瑞丽市委宣传部▲

 

  胞波情谊追溯起来,你会发现确实是渊源流长,你来我往,日子久了,为了事业的发展抑或是生活的便利,许多缅甸人早已在瑞丽安家落户,置房买车,落地生根,把瑞丽变成了难以忘怀的第二故乡,我认识的三妹一家人,就是来自缅北贵概的茶源地大勐宜,家风极好,三妹之外,还有四妹五妺六妹七妺均为缅甸华侨,姐姐妺妹们一家拉子都在瑞丽从事茶叶经营,妹妹们个个都出落得亭亭玉立、勤脚快手、礼貌有加,而生养了七个孩子们的母亲则在缅甸家里驻守着连绵的茶山,一家人团结友爱,其乐融融,让我羡慕得紧。

木然般双 摄▲

 

  假如,瑞丽是缅甸人的诗和远方?那么瑞丽人的诗和远方又在哪里?千人千面,我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出缅甸蒲甘夕阳下古朴、美丽、宁静、安详的佛塔群,还有碧蓝天空印衬下金光灿灿、气势恢弘的仰光大金塔,以及有着小英格兰美称、缅甸人颐养身心的风水宝地眉苗,这些我都不曾到达,却偶然间吃了一点贵概来的红薯,就能唤起我对缅甸这个佛教国家的向往,心绪流转。

图片来源 瑞丽旅游集团▲

 

  说千道万,我最向往的是大勐宜,一个非常好听的地名,缅北贵概的大勐宜,著名的茶源地,茶山的母亲孕育出了三妹四妺五妹六妹七妺各具特色的几位可人儿,某天闲聊,五妹向我描述了她们在大勐宜的清晨:天刚蒙蒙亮,母亲大人便起身了,窸窸窣窣的发出一些响动,女儿们听闻响动也悄然的一个个的都起身了,生怕被母亲骂自己懒,说是怕其实也是敬,儿多母苦,敬母亲的不易,一大家子人,各自找到自己的活计,井然有序的开工,之后便是升火做饭,炊烟袅袅升起,鸡犬相闻,各种活物一团乱,拨一拨柴,让它燃烧得更好,不一会,柴火饭菜的香味就弥漫开来了,炭火空处,自然少不得顺便煮上一壶茶,这一切温暖而真实。

 

  林间,早晨的太阳它悄然的穿过树缝照在了房前屋后,飞鸟在林间穿梭鸣唱,这是一片净土,梦中的伊甸园,哎哟,晌午做好了,别提多香了,吃的多半都是自家种的养的做的,仿佛什么都好吃,我听了悠然神往,竟回忆起了幼时在保山老家的农村生活,竟也是大同小异,老家里的饭菜岂是那些流行的、所谓的农家乐能比的?外婆总说我们就吃点扎扎拌拌好了,保山方言犹在耳边,幼时不觉可贵,人至中年后,忽然深觉自己的诗和远方,跃然于心它就在这山野中,在树木山林之间,谁不向往那种田园牧歌的生活?

图片来源 瑞丽市委宣传部▲

 

  习近平总书记说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何必向往西方发达国家?不必盲目崇拜西方发达国家的奢华、浪漫。如扫地僧一般的生活是踏踏实实的,像呼吸一样自然,我的诗和远方就是这当下,诗我不一定读得懂,远方是远方,眼前的苟且它才是真正的生活,一地鸡毛才是生活本来的面目,一念至此,泪流满面,欲望的沟壑,我竟巳悄然跃过,安定了灵魂,就能栖息好生命,不由自主的双手合十,双目低垂默念一声阿弥陀佛,终于,咳,我也成长了那么一丢丢,不再是吃不到那一颗糖,便哭泣不已的孩子了。

木然般双 设计作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