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的民族

2020-11-25 来源:德宏网 作者:禾素

勐焕故事:水的民族

文/禾素

  傣族是一个生性乐观,自由得甚至有些散漫的民族。我们傣族人会为了跳一场嘎央或赶一个热闹的摆(集会)而放下所有赚钱的营生。只要快乐开心,只要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赚钱永远放在其次。

  傣族亦是水的民族。它饱受中原黄河文明与印度恒河文明的滋养,创造了绚丽多彩让人惊叹的民族文化。曾有人这样形容傣族:“像纯洁而平缓的流水,宽广的地方能通过,狭窄的地方也能通过,体现出一种温文尔雅,从容不迫,与世无争的姿态。”傣族作为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民族,亦算得上56朵民族花中的一朵奇葩。我以为,傣家儿女更应有水的柔软,水的坚韧,水的包容,水的宽广。

  傣剧是云南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戏曲剧种之一。发源于有一定人物情节的傣族歌舞表演及佛经讲唱,后吸收滇剧、皮影戏的艺术营养,逐步形成比较完整的戏曲形式,迄今为止已有100多年历史。

  我与傣剧,可以说是有着极其深厚的渊源及感情。且不说外祖父从前曾编撰过傣剧剧本,谙熟程度甚至能将傣文剧本直接译为汉语,看着汉文剧本能直接开口唱出傣剧来,是个绝对的傣剧痴迷者。我也从小随母亲端着小板凳看过无数次傣剧,印象最深的是芒市菩提寺门口的那个戏台。小孩子喜欢热闹,尽管看不太懂,但总是在台下睁大双眼看得有滋有味。

  上世纪90年代初大学毕业分配时,我没有按分配去州民中做一名音乐老师,而是选择到德宏州傣剧团担任教员,负责教授团员怎样科学练声以及文化课。我与傣剧团的兄弟姐妹们感情深厚,曾随团到缅甸演出,也常常跟团送戏下乡,打地铺,走几十里路,有时候演员不够也会上台客串演一下宫女、王妃什么的,如今回想起来,那段经历和记忆是多么珍贵。

  《勐焕故事》专栏作家 禾素

  作品散见于《明报月刊》《香港作家》《人民日报》《民族文学》《读者》等报刊。著有散文集《风中的蔓勒梗》;长篇纪实文学《春天里的人们》;诗歌合辑《香港十诗侣》。曾获中国当代散文奖、《民族文学》2016、2019散文年度奖、冰心散文奖等。现居香港。

  香港散文学会会长,香港散文学会出版社主编,中国新华书店“全民阅读活动推广大使”,德宏师专艺术学院客座教授,芒市图书馆艺术总监。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