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怀念美丽的德宏

2020-11-20 来源:德宏网 作者:于坚

  我有幸漫游过美丽的德宏。

  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沉思与漫游的岁月。

  每当我在灰色的人行道,从大饭店的高墙之间窥见远方漏过来的一线天蓝色时,我心中就想起叶芝那不朽的诗句:午夜是一片闪亮,正午是一片紫光,傍晚到处飞舞着红雀的翅膀……

  美丽的德宏,是我生命的茵纳斯弗利岛。

  注:《茵纳斯弗利岛》是叶芝的早期代表作。该诗集中表现了诗人对资本主义文明的厌弃和对田园牧歌生活的无限向往,具有逃避现实的唯美倾向和鲜明的浪漫色彩。本文主要分析了它的主题和语言风格,以及这位杰出诗人早期诗歌的艺术特点。

  越过棕色的澜沧江和青黑色的怒江,越过这些伟大河流之间的高山和峡谷,在鹰的庇护下,抵达阳光灿烂的南方,抵达那个长满糖和孔雀的地方──德宏。

  就像干涩的葡萄越过地层抵达水分,生命忽然滋润起来,鲜活起来。

  我终于抵达天空中最深最蓝的天空,大地上最芳香的大地,人群中最朴素美丽的人群。

  在美丽的大地上漫游,虫子们在各种不同的高度吟唱,白鹭站在田埂上看农人种地。气味,竹子和草的气味;牛和狗的气味;鸟和米的气味。道路,在雨季泥泞的道路,我们的祖先最初就是这样在路上走。水井,白色石头垒起的水井。少女们。

  我目睹一位农夫在大地上的葬礼。在田野上,春天,花、风、鸟和无边无际的阳光。蜜蜂之死,在大地上劳动,在大地上死去。生命和死亡同样地美,纯粹地美。

  在美丽的山岗上漫游。橡胶树,人们在青年时代种下的,高大地组成了它们自己的绿色天空。冬天,树叶还是绿的,草丛上结满成千上万的蛛网,像一顶顶小的降落伞。网都是一样的,蜘蛛却红黄蓝黑,大小各异。到春天,叶子才落下。那时独坐在山的一处,什么也不想,只听叶子落下的声音。不几天,新的叶子就哗啦啦长出来,那么快,像突然一齐跳上树枝的青蛙。

  在美丽的月光下漫游。一个人,在秋天空旷而黑暗的田野上,傣家人的村庄亮着微火。灰白色的稻草堆,像坟。但不怕,那是稻草,用手摸摸,潮湿。小溪像古代那样流着,在月光下像是蛇。有些冷,有些从乡村中传来的声音,有些朦胧的,使我热泪盈眶的声音。

  在美丽的水库上漫游,一个人,脱光掉,水忽热忽冷,我在上面,鱼在下面,有时它碰了我的腿。在秋天,游泳的人少,一个人游一个水库,水纹是我开出的一路,像绿宝石似的一道清光。远远地,鱼从那边黑暗的水下露出一颗头来,闪着金光,像龙含着一颗珠子。结实、健康,被晒成古铜色的皮肤。热爱生命,热爱人和世界。热爱,在水上仰游时所见之天空、鸟和云。

  在美丽的人群中漫游,没有压力,没有客套,没有深刻者和装疯卖傻者。唱歌是自然的事,跳舞是自然的事,相爱相助是自然的事。生命多么值得,在这些人中间。

  在一个黄昏被暴风雨淋成落汤鸡,在茅草屋里喝一碗糯米酒是值得的;在一个夜晚,走两公里去河里捕鱼是值得的;沿着一条大河布满卵石的河滩走,脚被崴着是值得的;被亚热带的阳光把脸烧得蜕皮,黑掉是值得的;听他和她用半通不通的汉话讲故乡的故事是值得的。把心交给这些陌生人,交给那在木桥上朝我笑的穷人是值得的。

  德宏的哲学是生命,是热情如火的生命;是创造,具体朴素的创造。在那儿,在亚热带的阳光下,万物日夜生长,生命的风暴永不停息。作为漫游者,我有时感到某种最深切的孤独。

  是的,我的生命在这年轻的大地之外,对于它的红色土层深处的那些根来说,我永远都只是一个漫游者。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