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菩提寺的记忆

2020-09-25 来源:德宏网 作者:麦香艾丽

  菩提寺,傣语叫做“奘相”,意为宝石寺庙,是德宏地区至今为止最古老的一座寺院。

  据记载,该寺始建于清康熙十六年,相传当时茫施(今芒市)长官司长官的大儿子舍弃官位,削发为僧,修建了此寺,因寺前是一株很大的菩提树,便借树取名为菩提寺。整体建筑风格集傣式、汉式、梵式建筑风格于一体,构思别致,制作精巧,体现了我国南方少数民族建筑风格与中原文化建筑风格,兼容并济、相互吸纳所呈现的建筑瑰宝。三百余年来,屡遭战乱浩劫,破了又重修,现在为省级风景名胜区,也是享誉东南亚一带的古寺、古建筑。

  在德宏地区,菩提寺也是傣族、德昂族等少数民族同胞的民俗文化展示馆。每年的“泼水节”、“开门节”、“关门节”、“摆干朵”等系列民俗文化活动,都会在这里上演。每到节日,四里八乡的群众就敲响“象脚鼓”、跳起“嘎光舞”,庆祝丰收,感恩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抒发各民族同胞团结向上、建设新边疆的喜悦心情。而在日常,邻里村寨逢家中有婚丧嫁娶、树经幡、滴水等活动也在菩提寺举行,寻常百姓就准备鲜花、 水果前往菩提寺,诵滴水经、感恩经…这已经是傣族人家传承百年的民间风俗习惯, 这样的习俗,让傣族文化、语言、文字、剪纸、雕刻等技艺在各村各寨得以普及和推广。

  “ 怀土临霞观。思归想石门。瞻云望鸟道。对柳忆家园。”对于远离德宏的学子和游子来说,“菩提寺”就是乡愁记忆。走进德宏,看到远处的大金塔、大银塔,路过街边古朴的菩提寺,就算是真正的到“家”了。问起“你家在哪里”“你是哪个寨子的人”?德宏人已经习惯用菩提寺作为划分方位和距离的标记,在“菩提寺”的南边、北边、东边、西边成为人们描述“家”的坐标。

  菩提寺的建筑风格将傣族班干栏式与汉族歇山式融为一体。寺院占地三千六百平方米,寺内中堂两侧建有偏厦,厅堂套厅堂, 屋架以木结构为主体,十二根通天大柱拔地而起,穿过楼板直抵梁架,组成中堂顶架的本部(即正殿),两侧略小的木柱承接副梁构成四周的偏厦,使殿堂更加宽敞。整个殿内共有五十三棵木柱支撑,楼下中空,离地约两米。月圆形的正门向着东方正门的南北两边为侧门。正门上用古傣文抒写的“奘相”二字,浑厚有力,含义深远,体现了古傣文书法最高境界,与寺门上用汉文抒写的“菩提寺”三字,相互辉映,当之无愧成为黎明之城——勐焕(芒市)的文化地标。

  “走,去菩提寺赶摆”,已经是一代又一代德宏人的习惯,就这样,爷爷提着竹箩、奶奶撵着花枝、父亲牵着儿子,母亲背着女儿,一寨又一寨,一家接一家, 去菩提寺看“嘎光舞”,参加每年一次的“点灯节”,在菩提街上尝一尝老乡们吆喝的“泼水粑粑”、“泡鲁达”、“糖汁豆腐脑”、“豌豆粉”、“胭脂果”…从眼睛到味蕾的乡愁记忆就这样一页页打开,又一张张退去…阴晴圆缺间,“菩提寺”变成了德宏人、勐焕人的乡愁符号。

  人们总是用“一衣带水”来浓缩德宏与缅甸、东南亚一代的渊源。离开的人说,无论走多远,回到故乡,走进勐焕,就想去菩提寺走一走,看一看用老傣文抒写的“奘相”的墨迹有没有淡去一些,再看一看寺里那棵菩提树有没有绿意盎然,清香满院 。

  有的人说虽然已远居腊戌、曼德勒,还记得爷爷、奶奶说,小时候的感恩经、滴水经就是在菩提寺学会的。还有的人说,德宏变美了,在这里能坐着飞机就能去北京、仰光、曼德勒…一条长长的320国道更是把上海、昆明、德宏、木姐、南坎连在了一起…这些变化,菩提寺的一枝一叶就是最好的见证者。

  缅甸佛学院的学子把菩提寺视为“图书馆”,与寺里的主持——召枯巴问地达,交流学习后又离开;泰国的客人,对菩提寺的建筑风格、寺中珍藏的贝叶经、剪纸、织锦经幡等手工展品,赞不绝口。

  百年菩提寺,亦如一扇窗,让久居这里的人们看到了外面不一样的风景;亦如一座桥,又让外面的人走进来,看到了这里的一树一菩提。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