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住大桥、守住边境,这是来自祖国西南的赤子之心

2021-10-12

  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姐告边境贸易区与瑞丽主城区隔江相望,姐告大桥是从姐告进城的唯一通道。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姐告东、南、北三面与缅甸国家级口岸木姐相连,国境线长约4公里,有9座界碑,被喻为西南的“沙头角”或“天涯地角”。

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

  疫情之下,姐告大桥上的执勤点成了防控的咽喉。守住桥,就是立起防疫屏障,就是守护国人的安全。

  瑞丽地理位置特殊,疫情防控仍形势严峻复杂。瑞丽姐告边境贸易区今年两次被列为高风险地区。“3·29”疫情后,为了保障区域稳定,当地根据疫情防控需要设立了桥头防疫封控点,德宏边境管理支队姐告所民辅警在此24小时执勤,守卫国门。民警陈文凯是执勤者之一。

  在姐告大桥执勤点承担封控查缉任务的6个月里,陈文凯和同事们分两班倒,一班从早8点到晚8点,二班从晚8点到第二天早8点。特殊时期,进入姐告区的生活物资只能在桥头卡点进行交接转运。桥头值守者需对所有进出姐告区的人、车、物逐一进行严格核实、查验和消杀。

  能说一口流利德宏方言的陈文凯常被误会是本地人,其实,这个1993年出生的山东小伙儿,2010年12月入伍才来到德宏,一待就是11年。疫情发生以来,陈文凯作为社区民警,积极配合瑞丽市卫健部门溯源、查找病患和密切接触者。凭借扎实的社区工作基础,他加入了桥头值守组。

  尽管已进入十月,瑞丽依旧炎热,超过30℃的高温下,陈文凯和同事们在铁皮大棚下执勤,严密的防护服里透不进一丝风。每次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脱下防护服,里面的衣服基本都是湿透的。

  但辛苦从来不是守桥人们焦虑的原因。日常工作中,他们会和转运阳性患者的车辆、人员,以及疾控、医疗等单位的人、车有较多的直接接触,心理的考验,比生理上得更为严峻。

  “有一次,我们值守组的队员完成阳性患者的转运车辆验放工作,下勤休息的那天就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浑身发热无力。大家都猜测他是不是被感染了。最后经过医护人员解释才发现,他是因为长时间穿防护服,闻久了执勤现场的消毒喷雾,导致头昏无力。”陈文凯说。

  病毒面前,这些民辅警都是普通人,都只有血肉之躯。工作要正常开展,执勤一刻都不能断;心中对疫情的恐惧,对执勤时接触陌生人的担忧,他们只能自己默默克服。陈文凯说,在桥头执勤时,大家都会尽量避免吃喝;跨度半年的倒班、睡帐篷的辛苦,他们也从不在电话里与家人提及。

  在桥头值守的6个月里,桥头值守组检查消杀车辆40000余辆,检查人员70000余人,查获无效证件1656个。

  战争年代,守住一座桥,就是守护国家安全;疫情之下,守住一座桥,就是守护国民健康。

  “守住桥就是守住安全,守住边境就是守住疫情”,严峻的防控形势下,守桥人们以最质朴的方式,书写来自祖国西南边陲的赤子之心。

  平凡铸就伟大,英雄来自人民。每个人都了不起。你的样子,是无私无畏,你的样子,是义无反顾,你的样子带给我们温暖和力量。

来源:云南网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