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河阿露窝罗节系列报道】阿昌族创世神话史诗《遮帕麻和遮米麻》

2018-03-15 来源:葫芦丝之乡梁河

  创世神话史诗《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族口述文学中最杰出的代表作品,《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族世世代代口头创作、口头流传的一部神话诗。全诗一千三百多行,内容包括造天织地、人类起源、补天治水、降妖除魔、重整天地几个部分,基本情节分十二折,每一折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产生于遥远的古代,被阿昌族誉为“阿昌族历史的歌”。另外,阿昌族还有长篇叙事诗《曹扎》、《铁战龙王》,风俗故事《谷稷》、《亲堂姊妹》、《胯骨》,动物故事《麂子和豹子换工》、《老熊撕脸皮》等口述文学作品,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和较强的社会教育功能。

  阿昌族口传文学是阿昌族精神的一面镜子,记录和反映着阿昌族人民的历史,积淀着阿昌族人民的智慧,展现和体现了阿昌族人民在不同历史发展时期的思想意识、心理追求、文化态势及社会经济的构成状况。这些口传文学不仅仅是史诗题材、内容的再现,而是一个完整开放的文化载体,有形无形的存在于阿昌族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成为阿昌族人民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创世神话史诗《遮帕麻和遮米麻》讲述的是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开天辟地的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米麻是阿昌族的祖先,是创世始祖,遮帕麻编好了天,遮米麻织好了地,他俩又共同创造了人类。遮帕麻教人们打猎、捕鱼。遮米麻教人们生火煮食,他们俩还教人们驯养飞禽走兽、结绳记事。人类在美丽富饶的大地上生活着。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少年。一天,暴风雨突然席卷大地,到处一片汪洋,人类陷入了苦难的深渊。遮帕麻连忙用原来从大地上抽下的三根地线缝好了东、西、北三边的天地,剩下南边的天没线缝补,狂风还在不停地乱刮,暴雨还在不停地倾泻,南边的人民还在受难。遮帕麻和遮米麻商量后决定在拉涅旦造一座南天门,用以挡风雨。于是,遮帕麻带着神兵神将到拉涅旦造南天门去了。

  遮米麻领着东、西、北三面的人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但是,刚脱离洪水深渊的人们,又遇到了更大的灾难:火神和旱神腊訇降到了大地的中央。这个魔王嫉恨遮帕麻和遮米麻创造了人类并给他们自由与幸福,他以制造灾难、毁灭幸福为乐。他制造了九个假太阳烤干了水塘,晒枯了花草树叶。

  在大地上的生灵面临毁灭的时候,遮米麻派水嫩猫去找涅旦,请来了遮帕麻。遮帕麻用法术战胜了腊訇,把他毒死,碎尸万段。又制作了一张巨大的弓和一支巨大的箭,射落了假太阳。人类又获得了新生。为了让人类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遮帕麻教男人耕田种地,遮米麻教妇女纺纱织布。

  为了防止天地间再出现妖魔破坏世界,遮帕麻和遮米麻向人们祝福后飞上了天空,遮帕麻骑上月亮,遮米麻骑上太阳。白天,遮米麻俯瞰着大地;夜晚,遮帕麻巡视着天空,他们守护着人类的安宁。人们再次过上了幸福安康、风调雨顺、富足的好日子。阿昌人繁衍生息,人口越来越多,一代接一代 ,过着美好的生活。

  可是,传到九百九十代时,恶魔腊訇阴魂又还阳了,他痛恨遮帕麻和遮眯麻把他碎尸万段,使他皮在东、肉在西、骨在南、筋在北,吃了万年的苦头。托生为三嘴怪人,一张嘴吃天,一张嘴吃地,一张嘴吃人,他每天要吃九个童男童女,人们痛恨不己,把他赶到九座山的外边。三嘴怪人并不罢休,他使出妖法,把大地上的水全部弄干,使树叶干枯、田地开裂,作物着火。他返回来后又想吃童男童女,人们一齐拿起棍棒刀叉、拾起石头与他拼死搏斗,但仍然不能打败他。有个名叫腊亮的小伙子爬上大树,用硬弓连谢两箭,射中了三嘴怪人的两只眼睛,他只得逃跑了。逃跑时卷起了一阵黑风,卷走了九个童男童女。

  为了寻找被卷走的童男童女,战胜恶魔腊訇,勇敢的腊亮身背硬弓,翻过了九十九座山,路途上战胜了猛虎毒蛇,射杀了凶恶的大雕。当腊亮拼得精疲力尽的时候,遮米麻从天上派来一个使者,赐给他一葫芦圣水和一技开满白花的‘桑建’树枝,说:“水是圣水,花是神花,‘桑建’树是降魔棍,无论什么时候有恶魔灾难,只要用‘桑建’树蘸圣水洒去就可以免除灾难”。腊亮用“桑建”花蘸葫芦里的圣水到处洒去,于是全部花草树木复活,整个人类复生,大地又是一片凉爽。救回了童男童女,用“桑建”树降魔棍打死了三嘴怪人。从此 ,人们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为了感谢遮帕麻和遮米麻的创世之恩,补天缝地、降魔降妖多次挽救人类的大恩大德,每当一年的初春和“桑建”花开的时候,阿昌人都耍舞狮、舞象、舞双龙,蹬着“窝罗”举行祭祀活动。

  遮帕麻和遮米麻的传说,不论是唱诗还是白话故事,内容基本一致。故事讲述了阿昌族始祖遮帕麻和遮米麻造天织地、制服洪荒、创造人类、智斗邪魔腊訇而使宇宙恢复和平景象的过程。遮帕麻和遮米麻不仅是阿昌族最受崇拜的至尊善神,而且也是所有寻常人家的护佑之神和阿昌族祭祀活动的主掌之神。

  《遮帕麻和遮米麻》作为一部叙述创世的长诗,形象地反映了人类从母权制向父权制过渡的状况。故事中的盐婆神话是古代西南民族游牧文化的一块“活化石”。《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族文化发展的一座丰碑,阿昌族将其称为“我们民族的歌”。

  2006年5月20日,云南省梁河县申报的“遮帕麻和遮米麻”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7年6月5日,经国家文化部确定,云南省梁河县曹明宽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阿昌族舞剧《遮帕麻和遮米麻》将在3月19日举办的“2018年梁河县阿露窝罗节与回龙茶文化节暨中华茶商德宏行”活动中进行展演。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