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战”天行者现身云南?是时候认识我们的国宝了

2021-01-08 来源:掌上德宏

  从2017年开始

  Skywalker“天行者”的名字

  频频出现在

  国内外主流媒体和科学期刊上

  《星球大战》男主跨界了吗?

  不......

  拥有如此霸气名字的

  不止那位虚构的电影角色

  还有生活在云南的“隐士”

  人类的近亲

  ——天行长臂猿

  ↑ 先露一小脸,俺是躲在树丛中观察人类的天行长臂猿。

  正是它的名字

  把世人的目光

  引向中国西南边陲

  ↑ 分布于云南的天行长臂猿(图示最左侧),以及我国同样珍稀的其他长臂猿的分布和现状。具体来说,天行长臂猿在国内仅分布于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腾冲和隆阳片区,以及德宏州盈江县和腾冲市与缅甸交界的一部分林区。(供图/云山保护)

  天行长臂猿于2017年由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范朋飞及团队命名。在他们看来,这个名字无论中英文,都颇具深意。

  英文取自《星球大战》男主角Skywalker天行者,正好符合天行长臂猿在高高的林冠层自如穿梭,悠荡如飞的树栖动物行为特征;中文“天行“二字,取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汉唐以来,长臂猿经常被引申为君子的形象,“自强不息”寄托了科学家希望长臂猿在自然界能顽强地生存下去的希望。

  我荡~~

  我飞~

  Skywalker天行者实锤了......

  ↑ 为了让你看清,安静地挂起一会儿~

  (朱边勇 摄)

  ↑ 两道截然分开的眉~Please call me “白眉大侠”。

  左雄右雌,成年猿,我们是一夫一妻制噢(供图/范朋飞)。

  除了白眉,鸣叫也是天行长臂猿的重要特征。

  天行长臂猿叫声

  你一定会问,跟星战主角同名就国宝了?

  天行长臂猿比大熊猫还要珍稀,它们在国内种群数量不足150只,数量只有野生大熊猫的十二分之一,是中国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被列入2018-2020年全球最濒危的25种灵长类名录。

  天行长臂猿在我国境内的分布区域十分狭窄、种群数量极其稀少。栖息地退化、偷猎、小种群、繁殖率低下都让这个物种处在危险的境地。

  刚刚被命名定种,已在灭绝边缘徘徊......

  太悲伤,有好消息吗?

  2020年12月22日,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摄影师拍摄到一对天行长臂猿母子活动的影像。经专家比对确认,这对母子为近两年前拍摄到的同一对天行长臂猿母子。这意味着小长臂猿平安度过了它生命中的最初两年。每个新生命都为它所在的家庭、种群和这个物种带来新的希望。

  ↑2020年12月22日,天行长臂猿妈妈紧紧搂着它的宝贝。(何海燕摄)

 

  上图:2019年1月,刚出生的小猿在妈妈怀里。(朱边勇摄)

  下图:2020年12月,毛色变深的小猿在妈妈怀里。(杜银磊摄)

  ↑母子俩和第三位家庭成员在一起(朱边勇摄)

  好消息还有: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和德宏州林草局,铜壁关自然保护区正在联合科研机构、保护组织一起努力保护天行长臂猿。希望大家的努力能让天行长臂猿有更好的未来。

  国宝很珍稀,和我啥关系?

  长臂猿是森林里的旗舰物种,它们的消失意味着森林不再健康。而保护长臂猿就像撑开了一把保护伞,间接保护了生活在同一区域的其他生物,保护了完整健康的生态系统,人类才能享受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服务,同时得到生态屏障的护佑。

  我该做什么?

  你的了解和关注就已经能帮到它。想象一下,如果长臂猿也像大熊猫一样广为人知,广受喜爱,它也会得到同样的保护。每一个“你”的关注让盗猎和破坏栖息地的行为承受更多的社会压力,付出更高的犯罪成本,还能敦促管理部门更好地行使职能,也让社会资源更多地集中到保护它们的领域来。

↑ 在林冠层眺望远方的天行长臂猿(2020年12月,尹以祜摄)。

  让保护从了解开始!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记者:姚兵

素材提供者:范朋飞、云山保护、张程皓、朱边勇、何海燕、杜银磊、尹以祜

责编:段晨阳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