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进乡愁 | 记忆中的芒市

2020-10-22 来源:德宏综合广播

  听众朋友,你好,这里是德宏综合广播《走进乡愁》,我是赵青。芒市这座小城确实太小了,特别是在我们出生成长的六七十年代,人口也就和现在大城市里的一个大的楼盘差不多!虽然小,它还是芒市!它有着我们几乎都熟悉的人,有能承载我们欢乐童年的地方,它也有地名,如三棵树、小礼堂、电影院、五棵树、新村、宾馆,等等,也有我们自己的方言,直到今天,出差在外只要听到说芒市话的,就觉得特别的亲切,有一种上前认老乡的冲动!特别有意思的是,无论在云南的哪个个地方,特别是昆明,外地人客居在哪,时间长了,都会说一口标准的昆明话,唯有咱芒市人几乎全部都在说芒市话,除非你是听不懂云南话的外省人。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自信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芒市是一座移民城市,它的语言更多的混合了内地的语音原素,属于北方方言,特别怪异的发音和用词很少,好听好懂是它最大的特点。至于更多的语言学方面的道理,有兴趣的语言学家可以做个课题,挺有意思的。曾经,有很多很多的芒市人离开家乡去往内地,因为芒市太小,人太少,树太多,太安静,不像个城市。那么曾经的芒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下面的节目时间里,让我们来听听一个土生土长的芒市人云彩绘就的芒市曾经的模样,让我们来听听她是怎样画她心中的芒市的! 

点击收听

记忆中的芒市

  文/云彩

  我是土生土长的芒市人,虽然这座小城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还是时常会想起它那记忆中清新秀美的样子。

  我出生于70年代,出生后最早的家是在芒市小礼堂旁原潞西县政府的家属区。那时小院里家家户户都是住在一排排低矮的平房里,你来我往,非常熟悉,甚至邻居们经常会做好饭菜后在院子里几家人一起拼伙吃饭。小院里人们的生活最离不开的就是紧挨着家属区的板过河,板过河的水清澈见底,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在河底清晰可见,附近的居民洗菜、洗衣、洗澡都是用河里的水,它更是我们小伙伴玩耍的好去处,每到夏天小伙伴们就相约在河里水浅的地方戏水玩耍,直到父母家人多次来催促也不肯上来。

  记忆中70年代的芒市县城很小,小到只有通往团结大街的那么两三条路,人也很少,少到在街上走一圈会不停的碰到熟人。那时街道都是土路,有的地方还坑坑洼洼,一下雨路就变得很泥泞,雨水和泥土混合在一起,让你一定得小心易易的落脚,否则即使是很干净的鞋子几分钟就会变得面目全非。但即便是这样也丝毫不影响人们期盼着每五天一次赶集天的到来,那时候物资很匮乏,平时安静的小城除了百货公司以外,没有多少卖东西的地方,但一到街天小城就会变得非常热闹,不管是附近坝子村寨的傣族,还是居住在山区的景颇族、德昂族、汉族等都会把一些山货拿到芒市集市上荬,然后换些农村缺的盐、油等生活必需品回去。每到街天我都会吵着嚷着要跟母亲去逛街,缠着母亲给我买平时吃不到的各种各样的食品,直到母亲拉着扯着让我回去,才极不情愿的离开集市。那个年代很多生活必需品都是凭票购买的,现在还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母亲好不容易托人搞到了一张买保温壶的票,我随母亲到百货公司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买到了保温壶,回到家后我发现保温壶下面有一个尖尖亮亮的东西很是稀奇,觉得好玩,就使劲给它掰下来,平时很温柔的母亲发现后狠狠揍了我一顿,边揍还边骂“那是保温胆,你掰下来了水壶还怎么保温,好不容易买的壶就没用了”,听着母亲气极败坏的叫骂声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芒市百货公司是我们这一代人永久的记忆,一直到九十年代初百货公司都是芒市的标志性建筑,它不仅是这个小城少有的几个可购物的商店,也是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每到街天,百货公司周围到处可以看到成双成对、正在热恋中的傣族男女青年,小卜冒用傣家人特有的谈恋爱的方式,用一条毛毯把漂亮的小卜少整个人紧紧裹住,只露出四只脚,俩人在毛毯下尽情地沉静在爱的世界中,路人只要看到这番景象便会远远的躲开,不去打扰他们。

  芒市小礼堂应该算是那个时代芒市的会议和文化中心吧,几乎县里大一点的会议和活动都在那里举行,我们少先队的很多活动也在那举办。但对我来说小礼堂最有吸引力的是很多时候晚上会放电影,爸爸妈妈去看电影的时候会带我一起去,每次我总是兴高采烈的跟着去,虽然好多电影我是看不懂的,电影散场的时候我也基本上是闭着眼睛半梦半醒被父母拉扯着回家去,但每次我都还是想跟着去凑热闹。

  改革开放后,德宏人民非常渴望城市基础设施的改善。记得芒市城区铺设的第一条柏油马路就是当时的潞西县政府到百货公司,也就是现在的斑色路。当得知芒市要修建柏油路的消息时,整个小城都沸腾起来,除了大人们对此事津津乐道以外,最高兴的就是哥哥姐姐们,因为那时修公路需要的碎石很缺乏,政府就发动大家可以到附近的河里捞石头砸成碎石卖给工程队,于是哥哥姐姐们每天一放学就跑到河里捞石头,再到公路边砸石头卖,从潞西县政府到百货公司一路上都是砸石头的人们,声音叮叮铛铛此起彼伏,一直到深夜,但人们从来不觉得是噪音,因为在叮叮铛铛的声响中充满了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因为母亲工作的原因,我们的家搬到了芒市“三棵树”附近。“三棵树”也是芒市人一说便知的地方,现在的“三棵树”已然和记忆中的不完全一样了,原来的“三棵树”枝繁叶茂横跨公路两侧,其中的一棵大青树单独在路的一侧,可能是树龄太老,树干已被掏空巨大的一个洞,经常会有小孩子爬到树洞里去躲迷藏,还有两棵大青树在路的另一侧,三棵大树密密麻麻的气杆长长的拖落下来,经常需要修剪,否则便会深深地扎根地下。冬天的芒市格外清新,上学路上走过“三棵树”,浓浓的雾气弥漫着整个“三棵树”,给人蒙蒙笼笼的感觉,仿佛走过仙境一般。夏天的时候三棵大树却把炎热的阳光遮挡住,走过树下马上变得凉爽起来。

  我们的家从小礼堂旁搬到“三棵树”附近时我已在芒市三小就读,所以每天我上学的路几乎要穿过大半个小城,那时路上没有什么车辆,小伙伴们上学也没有家人接送,我们三三俩俩的结对而行。我记得那时路边的行道树有很多是橡胶树,到割胶的季节还有人割胶,一个个小碗接满了乳白色的胶汁,待胶汁干了后小伙伴们就会在放学的路上跑到树下把一条条粘在树上的胶带撕扯下来,一截一截的接起来,就成了我们喜爱的橡皮绳,一路上我们笑一阵、闹一阵、玩一阵,从来没有感觉回家的路有多远。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处于西南边陲的小城芒市在党中央的关怀下也得到了快速发展,城市的面貌焕然一新,我们见证着小城变化的点点滴滴。一条条宽阔的马路把城市面积不断拓展,以前人流稀疏的街道变得车水马龙,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曾经是小城标志性建筑物的芒市百货大楼已经变得毫不起眼,芒市小礼堂已经变成了市级文物给予保护,一条条街道已经被菠萝蜜、芒果、桂圆等不同的水果树掩映得绿树成荫,一个个货物丰富的集贸市场让人们淡忘了五天一集的概念,天天都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生态田园城市的科学定位,让芒市这座城市融入在田园的四季变化之中,现代文明与生态文明、民族文化与农耕文化在这里得到了有机融合,使这座小城更具魅力。我怀念以前这座小城的模样,但我更期待它的发展变化,期待它越来越宜居宜业。

  解说:云彩笔下的芒市,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芒市,它虽然已经变得遥远,却深深的的埋在了记忆之中,时时醒来,挥之不去。云彩虽然写的是她眼中、她记忆中的芒市,在今天读来就像是发生在昨天,是我们共同经历过的事情。遥远并不遥远,这二些文字中的人、事,还有那些依然叫到今天的地方,它们一直都存在着,要么在曾经在过的地方,要么一直在心里躺着,只要稍有动静,它就会被惊醒,它们让我们想起自己是真的是芒市人,芒市变了,但还是那样的芒市!今天芒市依然很小,街上依然没有多少人,树依然很多,小礼堂、三棵树、百货公司、货栈等地名还在,地方也还在,只是比过去更现代了,变成了商业中心,都市里的东西这里也有,只是变得更加干净整洁了,安静、休闲依然是芒市这座小城生活的主旋律,也更加适合居住了,所以很多外地人陆续的来到这里,创业、成家,有了后代,于是芒市有了很多的新芒市人!曾经出去的老芒市人也纷纷回来,买房置业,居家养老。在暖暖的太阳里、树阴下,沉浸在那些泛黄了的乡愁记忆之中,其乐融融。现在,我也回到了芒市,在芒市的家中,读着芒市的故事,写着芒市的文字,然后说一声:芒市,你好!

  本期节目录音制作俊文张鑫,编辑崔雯,播音赵青!听众朋友,再会!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