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34天极美与极险 6个德宏人骑行逐梦新藏线

2013-07-30
来源:春城晚报
作者: 崔汶 袁明锋
核心阅读 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从海拔900多米的新疆翻过5200多米的山口再到4500多米的阿里,加上复杂多变的气候,这超出了很多人身体正常承受的极限。而这并不能阻止6个德宏人的脚步。
  

 

   6月5日,带着单车从芒市出发;

  6月10日,抵达新疆喀什,开始从喀什沿新藏线骑行;

  7月14日,抵达拉萨。

  这是6个德宏人的一次逐梦之旅。

  李翠芝、周建昌、占永贵、杨世龙、杨云春、周顺华,他们都是来自德宏州自行车协会的骑行发烧友。年纪最大的51岁,最小的是27岁,平均年龄40岁。

  骑车去拉萨,是他们的一个梦。

  那里有高昂的雪山,有奔驰的骏马,有碧绿的湖水,有蔚蓝的天空,还有朴实的藏民。

  新藏线,全长1455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途中翻越5000米以上大山5座,其中最高的界山大坂海拔高达5248米,是几条进藏路线中最危险的,特别是界山达坂和死人沟。

  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从海拔900多米的新疆翻过5200多米的山口再到4500多米的阿里,加上复杂多变的气候,这超出了很多人身体正常承受的极限。而这并不能阻止6个德宏人的脚步。

  走新藏线,有3件事必做,那就是:死人沟里睡一觉,界山达坂撒泡尿,班公湖里洗个澡,这些,他们都没错过。

  如今,圆梦归来,回忆起骑行路上的日子,他们仍想再走一回天路之旅……

  啊贵 4次进藏的“神经病”

  “都是神经病,第一次进藏说明病得不重,属于轻微发病,但是第四次进藏,就是病入膏肓了。”

  队友口中那位病入膏肓的“神经病”,就是年仅27岁的占永贵,“啊贵”,是队友们对他的昵称。

  2009年他骑行川藏线,全长2100km;2010年骑行滇藏、川藏北线、中民公路,全长5000km;2011年骑行丙察察线,全长1500km;2012年骑行东盟5国,全长3500km;2013年骑行新藏线,全长2850km。

  “进藏的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去了一次就爱上了它。”啊贵说,骑行,一路收获的不仅仅是震撼心灵的美景,更多的是对于人生的感悟,这需要自己去寻找和体会。这种感悟,是文字不能意会和言传的财富。

  李姐 最后悔没有带笼基

  “骑行路上没有性别,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共睡一个帐篷。”

  骑行队伍里的唯一一位女性,李翠芝,今年47岁,队友都叫她“李姐”。李姐是一位心思细腻的女汉子,一路照料着队友的衣食住行,和队友们同吃同住,豪爽洒脱。“那么艰苦的环境下,还分什么男女!”李姐说,到了晚上大家搭帐篷,都是挤在一个帐篷里睡觉。

  新藏线上,纯净水是很稀缺的资源。“有时候都没有水洗脸、刷牙,更别说是洗澡了!”第一次骑行西藏的李姐,最后悔的是没有带笼基。“到了外面才发现笼基真是一个好东西,睡觉可以当床,在戈壁上,方便的时候还可以遮挡一下。”这次西藏骑行,也让李姐发现了另外一件神器,那就是馍馍。“刚买的时候是热乎的,软的,但是骑了两公里路就变成‘石头’了,饿到不行就啃一口,充饥。遇到危险的时候拿它当石头使,可以防身。”

  回忆这一路,李姐说她收获了很多,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美景,近距离看到了藏羚羊、黑顶鹤等野生动物,也感受了藏民的淳朴,更多地充实了心灵。

  老周 吊着脱臼肩膀出发

  队里的“政委”是40岁的周建昌,大家都叫他老周。出发前,老周的肩膀在一次骑行中脱臼了。“家里人都不让我去,但是我不放心他们,也不愿放弃我的西藏梦。”老周用纱布吊着脱臼的肩膀,出发了。

  “一路上大家都很照顾我,上飞机都扶着我。”老周说,队友都怕他的肩膀因为碰撞再次受伤。

  带伤骑行的老周,在路上却救了一位5岁的藏族小孩。“当时我看到悬崖上吊着一个小孩,我便往悬崖上爬,慢慢地把孩子救了下来,送回了家。”老周说得风轻云淡,队友们则不满老周的低调,纷纷强调,戈壁上的悬崖是如何难爬,当时的情况是多么危险,而老周听着只是淡淡地笑了。

  杨厂长 辞了工作去西藏

  在一家私营企业当厂长的杨世龙,辞了工作去骑行,这让周围太多人不解。

  “我还没有想好要做什么,心还在新藏线上。”杨世龙人虽然回到了芒市,心却遗落在了西藏那片净土之上。

  当被问及为了骑行西藏把收入颇丰的工作辞去,是否值得时,杨世龙毫不犹豫地说,很值得。“虽然过程很自虐,但是路上我能悟出很多道理,西藏是我的梦,我圆梦了。”

  杨爸爸 要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同样是第一次骑行西藏的杨云春,中途曾想过要放弃。

  “有时候太累了,晚上零下20度,睡袋里都是水,一整晚被冻得没闭眼。”杨云春说,在新藏线骑行,很荒凉,有时候骑行了6个小时都没有碰到一辆车。

  “新藏线沿线有很多无人区,陪伴我们的只有看不到尽头的路和茫茫的戈壁。累,有时候真的很想放弃,但是想到回家没法和孩子交代,咬咬牙就继续往前骑。”在不停的思想斗争中,杨云春还是坚持走到了终点。“人不活二世,尽量把这一世活得精彩。”杨云春说。

  崔汶 袁明锋 德宏州自行车协会供图

发布人: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