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为女子计量班组点赞

2015-12-08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杨继娟
核心阅读在德宏供电局有这样一个巾帼班组:她们的双肩,一头肩负着广大客户的利益,一头维系着企业的生存与发展
  

  计量中心女子班。 田彬桔 摄

  在德宏供电局有这样一个巾帼班组:她们的双肩,一头肩负着广大客户的利益,一头维系着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数年来,她们秉持公平、公正、公开的计量法则,用心守护着永不倾斜的天平。这个班组就是德宏供电局计量中心检验检测班。

  “我们班组共有6人,平均年龄40岁,清一色的女将,在这个计量检测班成立以前,我们都是分散在四个县局的计量站,现在全部集中到一起干活。”计量中心检验检测班班长潘发莲介绍说。

  无限循环的“耐心活”

  一块电表从制成到使用,需要经历两道质检,一道由厂商把关,一道则由供电部门把关。计量班的校验员,就是电表使用前的最后把关人,看上去简单的流程,却在一遍遍检验着校验人的耐心。

  走进计量班,你会发现一个个身穿白衣的“天使”在校表台上娴熟的开箱、取表、挂表、实验、贴合格证、打封签、装箱。

  在外人眼中,校表就是一个简单、重复的机械性动作,既不像外勤人员那样冒严寒酷暑或是风霜雪雨在外施工、抢修;也不需要像窗口服务人员那样每天可能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客户。殊不知,这里面每一个动作都大有文章。在谈到此时,潘发莲说:“这绝不是一项重复的简单工作。就拿给电表加铅封来说,第一步是将校好的电表按顺序放好,然后穿铅封线,最后是穿封铅和压封。这个步骤任何人一看都会,然而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要保证每一个有编号的封铅对应的电表号必须与电脑录入的资产号配对完全一致才行,稍有疏忽就会‘张冠李戴’,要是这样的表计流入消费者手中,就会给管理带来混乱。”为了避免这种错误的发生,工作中的任何一个细枝末节,她们都会用女性特有的细致和耐心,反复核对。

  与世隔绝练“绝技”

  电能表校验室是封闭式的,常年要保持20摄氏度的恒温,且进入实验室必须换鞋,校验过程中必须拉上窗帘。这温度夏天都觉得凉飕飕,更何况是冬天。“没办法这是规定,只有多穿点,都习惯了。”员工李新艳笑着说。

  电能表的接口很多,且又细又窄,实验时每根接头的线都必须正确对接,而最让人惊叹的是,她们整个过程丝毫不打咯噔就做下来了,尤其是打封签,是个技术活,细细的铝线仅有0.3毫米,要穿过电表上米粒大小的孔,再穿过封签小锁头上箴言大小的缝,最后用尖嘴钳挤压,方固定妥当。这种和十字绣差不多的活计,她们总能一穿一个准。

  这“绝技”是怎么练就的呀?李新艳调侃道:“熟能生巧呗!我们这一进来就是关起门来干活,拉窗帘、开空调,就‘与世隔绝’了。”

  李新艳是6个人中从事电表校验时间最长的一个,已有20个年头。她见证着电表的改革变迁,它们也陪伴着她走过了那些葱茏的岁月。原本在盈江供电局计量检定站工作的她,因为德宏供电局机构调整,县局计量站的工作人员全部集中到芒市组成现在的计量检定班,李新艳不得不只身一人来到芒市工作,“平时住在单位的宿舍,一到周末就回盈江,儿子马上就读初三了,只能周末回家陪陪他,每次星期天我要回来,他就说妈妈陪我吃完晚饭再走吧,多陪我一会儿。”像这种情况在班组里不止李新艳一个,有的孩子更小,正是需要妈妈陪在身边的时候,但是工作需要没有办法,除了妻子、母亲,她们还担负着电力人的使命,只能抽空辛苦的往返两地兼顾工作和家庭。

  对得起手中的这杆子秤

  电能计量装置是电力企业销售电量进行贸易结算的“秤杆子”,而校表人员则是量入量出的“定秤人”,表计的准确与否,直接影响电力企业电费的正常回收,以及与用电客户双方的公平交易。

  为此,她们用严谨的态度对待每一次的校验工作。据介绍,这些年厂家为了提高市场占有率,不断地提升电能表的品质,一般只有千分之一的不合格率。她们这样做有何意义呢?潘发莲说:“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啊!凡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们单位的利益可全靠这些计量装置把控,要是它们不合格我们就会有损失,客户也会有损失。市面上买来的表不具备合法使用的资格,必须靠我们有计量检定员资质的人校验后,贴上合格标签,打上我们的封签才能正式进入报装环节,那只表才算具备了法律效力,才能作为计量电费的仪器。”“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对得起自己手上的这杆子秤,不会让它缺斤少两。”她补充说。

  练就“女汉子”的体能

  除了校验电能表,计量检测班还要校验高低压互感器,这除了是一项技术活还是一项体力活,互感器比电表重得多,每箱互感器重达30多斤。

  走进互感器校验室,杨晓青正在忙着登记互感器编号,搭档刘涛正在拆开需要校验的互感器。看着瘦弱的刘涛将一箱箱互感器拆开校验又重装干得热火朝天。看着墙边堆放着一米多高的互感器箱子,笔者惊诧地问:“这么多这么重的箱子你们要搬上搬下的校验?”“这些还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放在隔壁仓库呢,商家和施工单位送来的时候会帮忙搬,但是校验的时候只能靠我们自己了,这么多年都已经练出来。”正在忙着拆互感器的刘涛说。

  据统计,仅2014年,她们每星期平均要检600只电能表和互感器,每个人经手校验过的电能表和互感器不少于7000只。其工作强度和压力之大,真是难以想象!

  杨晓青自嘲地说:“我们每天签自己的名字都签到手软,早知道就应该改一个笔画简单的名字。每只表除了写着检定日期外,检定人那栏都落着我们的名字。”

  这看似简单的一只电表,其中饱含着那么多电网人的心血,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表箱、校验台上呼呼闪烁的指示灯、合格标签上一行行手写的清秀字迹、忙前忙后地把大半年华都奉献给了电能表校验事业的校验员,不能不从内心里为她们真心地点个赞。

阅读: 发布人:jin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