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图说

珍宝德宏

美哉,孔雀湖白鹭

董有湘
2017/03/16
查看原图

  孔雀湖冬季,山黛水绿,清波潋滟,山峰树影重叠重彩,金塔银塔幻影迷离,向世人呈现浩瀚缥缈,碧波万顷,水天一色的壮美景色。 一群群白鹭舒展着轻盈优美的翅膀从孔雀湖缓缓掠水而过,洁白无暇的倩影倒映在湖光山色之中,几声清脆啼鸣回荡在湖畔山谷之间,就像一首诗,宛如一幅画。

  假如有闲情逸致到孔雀湖观白鹭,就像喝一坛陈酿老酒,吟诵一首舒情散文诗,合唱一首赞美歌,欣赏一幅山水画,让你心情愉悦,情绪亢奋,如痴如醉,赞叹连连,不忍离去。

  白鹭是傣乡秀美坝子的娇女,天生丽质,冰清玉洁,披洁白无暇羽毛,显纤长秀雅姿态,“那雪白的蓑毛,那全身的流线型结构,那铁色的长喙,那青色的脚,增之一分则嫌长,减之一分则嫌短,素之一分则嫌白,黛之一分则黑。”绿水青山,河畔溪涧,蓝天碧波之间,飞翔一群白鹭,碧绿与洁白,妆点葱绿田野,自然娴静,清雅淡逸,仿佛绘一幅山水田野画卷,添一份惟妙惟肖灵动,给傣乡坝子平添几分诗情画意。

  冬季孔雀湖已经美得令人陶醉,一群群白鹭穿行其间,仿佛绿绸缎上摆棋子,碧波上鱼群跳跃。观之就像喝老酒,让你兴奋、心跳、迷恋、沉醉,让你难于自制。每天早晨或傍晚,心里总是牵挂着孔雀湖,仿佛喝上了酒瘾。难怪摄友老边诙谐地说:“到孔雀湖拍白鹭,一不小心就会中毒。”我起先不以为然,当我去了几次之后,才感觉自己渐渐中毒了,而且毒瘾越来越深,难于遏制:一天不去,魂不守舍,有一种牵挂、留恋、烦躁之感;两天不去,坐立不安,茶饭不香,夜不能寐。孔雀湖仿佛用一股无形的魔力,把你的心稳稳地拴住,把你的情牢牢地捆绑,把你的爱深深地吸引。整个冬季,让你为拍摄白鹭而忙碌,让你为拍摄白鹭而陶醉。

  孔雀湖白鹭不筑巢,只是蹁跹路过而已,宛如电子大屏闪过的一首朦胧诗,好像空中飘过的一片云,仿佛湖面吹皱的一波涟漪。然而,就是那瞬间即逝的画面,却深深地印在头脑里,铭记于心底里,让你日夜难忘。

  冬季清晨的孔雀湖,白雾茫茫,好像一锅煮沸的乳汁,白鹭迎着袅袅白雾,翅膀贴着湖面,排成“一”字缓缓飞过,仿佛随着韵律跳动的音符,又好像大海滚滚面来的一排波涛,如果眼力不好,等到飞过眼前,才让你猛然发现,让你措手不及。

  白鹭飞翔的队形千变万化,有时排成一条线,好像要把整个孔雀湖挤满,不留空隙;有时高低错落,翅膀重叠,好像要组合成一块魔方;有时飞成一团,几乎没有固定队形,没有固定模式。每一群的数量也变幻莫测,有时四五只,有时十几只,有时四五十只,有时上百只。飞过孔雀湖的时间也随机应变,有时天朦朦亮就飞过湖面,有时太阳投进湖面才缓缓飞来,你让触摸不透,让你措手不及。就像一首朦胧的散文诗,让你随着情绪起落,任意吟诵,任意抒情。

  夕阳西斜的孔雀湖,又是观白鹭的一个高潮。一群群白鹭沐浴着夕阳余辉,翻越连绵起伏的山峦,翻越弘映山庄,翅膀贴近水面,悠然自得地缓缓飞过孔雀湖。白鹭飞翔时,总是缩着脖子,双脚向后伸直,身躯那么轻盈,姿态那么舒展,神情那么悠然,形态那么优美。它们轻松惬意地飞过平静得像镜面的湖面,放松觅食一天的疲倦,用湖面蒸腾的雾气洗涤身上的尘埃,用湖吹拂的微风梳理羽毛,享受孔雀湖波光粼粼的美景。

  也许水天一色的湖面,让白鹭迷失方向,忘却了归途的线路,或者让粼粼波闪昏了眼睛,沿着湖面一直飞到华丰山庄前面,猛然发现高楼挡道,又转身飞回来,有时来回几次。我想它们这样不惜体力地折腾,是要向观赏的人们炫耀它们洁白优美轻盈的姿态,让观赏的人们多一声赞美嘛。有时几群合拢在一起,组成浩浩荡荡的庞大队伍,震撼人心。你瞧,有时从大坝凉亭飞过,构成一幅古典建筑与白鹭融合的经典画面;有时从盛开的炮仗花上面飞过,构成红花与雪白点缀临摹的素描;有时从婀娜多姿的竹梢上方飞过,构成翠绿与雪白相映成趣的国画,让人叹为观止。傍晚,成群的游人守候在大坝栅栏边,举起相机或手机,等候白鹭飞越大坝一瞬,留下“哇,太美了”的赞叹。

  一群群飞过孔雀湖的白鹭,是一首赞美诗,是一首抒情歌,是一画山水画。孤独盘旋在湖面的白鹭,也令人心潮澎湃。它们一会儿振翅飞翔,一会儿展翅滑翔,一会儿俯冲至水面,划出一道道涟漪,惊动成群的小鱼跳出水面,白鹭乘机叼起一条小鱼。还有成群的家燕,呢喃着翩翩飞翔,捕捉飘浮在水面的虫子;全身漆黑的秧鸡也出来凑个热闹,红掌拨青波,划出一道道涟漪,也有一番诗意;上百只黑色的鸬鹚排成长长的队伍,悠然地嬉戏在孔雀湖中间;钓鱼翁鸣叫着盘旋在空中,翠鸟沿着湖边掠过,黑白相间的点水雀伫立湖边,偶尔也能看到金黄色的大黄鸭身影,它们与白鹭组成了冬季孔雀湖最灵动、富诗意的画面。

  孔雀湖观白鹭,最佳地点有弘映山庄廊桥、葫芦岛和水库大坝,伫立在这三个地点,视野开阔,距离白鹭飞翔路线最近,能够仔细观赏白鹭的优美姿态,有时白鹭从头顶飞过,感觉有一股清凉的气流吹过,仿佛能听到白鹭的切切絮语。难怪诗人赞白鹭是一首歌,一首韵味无穷的歌。你瞧,它们排成一排,从孔雀湖款款飞来,像五线谱上的一个个音符。它们从头顶上飞过,翅膀划动气流的声音,似天籁之音。我捕捉不了它们的歌声,只能用相机定格它们的身影,留下一点点绕来绕去的思念。

  或许,有人会感到美中的不足,白鹭不会唱歌。但是,白鹭的本身不就是一首很优美的歌吗?不,歌未免太铿锵了,白鹭优美的身姿,是吉祥、高雅、奋进的象征。

  我喜欢白鹭,那雪白的蓑毛,那挺直的颈项,那温婉的翅膀,那流线型的身躯,宛如一首飘动的小诗,一幅流动的画。孔雀湖白鹭,只要临摹在画宣纸上,就是一幅动静默谐的国画。

  冬季到孔雀湖观白鹭,让你不会寂寞,不会惆怅,让时间充裕,让情绪愉悦,让精神亢奋,让生活富有,让情趣悠然。

发布人:德宏角落 责任编辑:德宏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