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图说

记录德宏

相思鸟舞出天女散花

董有湘
2020/03/30
查看原图

作者:厚源

  冬季早晨的阳光,从德宏芒市回贤“睡女峰”凹口射下来,穿过竹林树叶缝隙,剪裁成五彩斑斓的一丝丝金色光线,投射在回贤一号鸟类观测点的水面上,形成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散射着蓝宝石一般的光影。

  几声鸟鸣划破寂静,两只松鼠从树梢间跳跃着来到喂食点,有些胆怯地四处望望,然后受滋滋地亨受着香喷喷的包谷面美餐。

  不一会儿,橙腹叶鹎、绿翅短脚鹎、黑喉噪鹛、白颊噪鹛、棕胸钩嘴鹛等小鸟,唱着歌似的纷纷登场,它们的嗓门很大,歌声清脆响亮,震荡山谷,让我明白,世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饲养画鹛鸟了。顿时,寂静的山林喧闹起来,四周都是鸟语。

  画鹛鸟的吵闹,唤来了更多的小鸟,如绣眼、绿翅短脚鹎、白尾地鸲等漂亮的小鸟纷至沓来。银耳相思鸟不甘落后,唱着清脆悦耳的天籁,摇动着树叶,饥渴难耐地赶来凑热闹。

  此时此刻,最热闹的是那方小水塘,多数小鸟似乎怕水,只是扎个猛子、蜻蜓点水就飞走了,只有金黄色的相思鸟不怕水,争先恐后地跃入水池,嬉水玩耍,溅起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太阳光线照在相思鸟黄橙橙的羽毛上,全身变得金光灿灿,简直就像神话中的金翅鸟一样。更让我感到惊诧的是,它们溅起的水花,宛如传说中的天女散花漂亮至极。

  如此美仑美奂的画面,让我看得如痴如醉。这美景的呈现,凝聚着德宏州摄影家协会钱明富副主席的一番心血和汗水,他用艺术家的独特思维和审美的眼光,利用休息日打造出了小鸟饮水、沐浴的水塘,造就了唯美画面的呈现。

  早晨清新空气,让人神清气爽。小鸟似乎也特别兴奋,或伫立石头、或伫立树桩,纷纷昂头鸣叫,声音清脆悦耳,婉转动听,仿佛山林间演出的一台音乐会。

  干燥的山林,讓嵌着玻璃镜似的一方水塘,饥渴难耐的小鸟,围着水塘鸣叫,有的怕水不敢涉足,有的却十分勇敢,跳入水中,或饮水、或洗澡,就像夏季的小孩,脱光衣服跳入小里,打起水花,玩得不亦乐乎。

  瞧,刚沐浴过羽毛,湿淋淋的,似乎在瑟瑟发抖。微风把羽毛吹乱了,它会用尖嘴去梳理,一直到梳得又光又齐,就像刚出浴的少女。

  羽毛稍微晒干一点,又跳进水里,有时故意把头浸到水里,猛地抖动翅膀,甩动尾巴,把水珠洒在身上,弄得像个落汤鸡,同时绘制出了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唯美画面。

  眼前鬼斧神工、天然绘就水花的画面,在我的印象之中,只有在傣族、德昂族泼水里看到,圣洁之水撒向空中,阳光照射,金丝 银丝闪烁,幻化成一幅幅唯美图案,炫耀眼目。

  看着小鸟舞出的水花,又让我想起陕北等地区元宵节打铁花,还有傈僳族阔时节下火海踢出的火,还有炼钢厂飞溅的铁小花。这些无形胜有形的、不可复制的奇异之花,在小鸟大道至简的戏水之中呈现,对于摄影师而言,真是无比的幸福!

  眼前的水花就像飞溅的铁花和火花,只不过是红色与白色区别而已。

  冬季早晨的阳光,从德宏芒市回贤“睡女峰”凹口射下来,穿过竹林树叶缝隙,剪裁成五彩斑斓的一丝丝金色光线,投射在回贤一号鸟类观测点的水面上,形成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散射着蓝宝石一般的光影。

  几声鸟鸣划破寂静,两只松鼠从树梢间跳跃着来到喂食点,有些胆怯地四处望望,然后受滋滋地亨受着香喷喷的包谷面美餐。

  不一会儿,橙腹叶鹎、绿翅短脚鹎、黑喉噪鹛、白颊噪鹛、棕胸钩嘴鹛等小鸟,唱着歌似的纷纷登场,它们的嗓门很大,歌声清脆响亮,震荡山谷,让我明白,世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饲养画鹛鸟了。顿时,寂静的山林喧闹起来,四周都是鸟语。

  画鹛鸟的吵闹,唤来了更多的小鸟,如绣眼、绿翅短脚鹎、白尾地鸲等漂亮的小鸟纷至沓来。银耳相思鸟不甘落后,唱着清脆悦耳的天籁,摇动着树叶,饥渴难耐地赶来凑热闹。

  此时此刻,最热闹的是那方小水塘,多数小鸟似乎怕水,只是扎个猛子、蜻蜓点水就飞走了,只有金黄色的相思鸟不怕水,争先恐后地跃入水池,嬉水玩耍,溅起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太阳光线照在相思鸟黄橙橙的羽毛上,全身变得金光灿灿,简直就像神话中的金翅鸟一样。更让我感到惊诧的是,它们溅起的水花,宛如传说中的天女散花漂亮至极。

  如此美仑美奂的画面,让我看得如痴如醉。这美景的呈现,凝聚着德宏州摄影家协会钱明富副主席的一番心血和汗水,他用艺术家的独特思维和审美的眼光,利用休息日打造出了小鸟饮水、沐浴的水塘,造就了唯美画面的呈现。

  早晨清新空气,让人神清气爽。小鸟似乎也特别兴奋,或伫立石头、或伫立树桩,纷纷昂头鸣叫,声音清脆悦耳,婉转动听,仿佛山林间演出的一台音乐会。

  干燥的山林,讓嵌着玻璃镜似的一方水塘,饥渴难耐的小鸟,围着水塘鸣叫,有的怕水不敢涉足,有的却十分勇敢,跳入水中,或饮水、或洗澡,就像夏季的小孩,脱光衣服跳入小里,打起水花,玩得不亦乐乎。

  瞧,刚沐浴过羽毛,湿淋淋的,似乎在瑟瑟发抖。微风把羽毛吹乱了,它会用尖嘴去梳理,一直到梳得又光又齐,就像刚出浴的少女。

  羽毛稍微晒干一点,又跳进水里,有时故意把头浸到水里,猛地抖动翅膀,甩动尾巴,把水珠洒在身上,弄得像个落汤鸡,同时绘制出了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唯美画面。

  眼前鬼斧神工、天然绘就水花的画面,在我的印象之中,只有在傣族、德昂族泼水里看到,圣洁之水撒向空中,阳光照射,金丝 银丝闪烁,幻化成一幅幅唯美图案,炫耀眼目。

  看着小鸟舞出的水花,又让我想起陕北等地区元宵节打铁花,还有傈僳族阔时节下火海踢出的火,还有炼钢厂飞溅的铁小花。这些无形胜有形的、不可复制的奇异之花,在小鸟大道至简的戏水之中呈现,对于摄影师而言,真是无比的幸福!

  眼前的水花就像飞溅的铁花和火花,只不过是红色与白色区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