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图说

记录德宏

行走盈江上四关

董有湘
2017/06/21
查看原图

  两年前,我曾跟随德宏作家采风团,徒步行走盈江上四关,亲眼目睹历史遗留的断垣残壁,用镜头记录下了岁月沧桑。

  明末清初,云南边境狼烟四起,战乱不断。德宏境内,中缅边境战况惨死,战事旷日持久。据《腾越厅志》载:为防止外侵,明代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云南巡抚陈用宾奏请朝廷恩准,沿盈江、陇川、瑞丽边境要塞,修筑“八关九隘”,驻兵防守。

  现今所指“八关”,分上四关和下四关。“上四关”指盈江境内的神户关、万仞关、巨石关、铜壁关;“下四关”指陇川、瑞丽境外的铁壁关、虎踞关、汉龙关、天马关。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设蛮哈、陇把两个守备统领八关。蛮哈守备统领上四关,陇把守备统领下四关。八关据险而立,易守难攻。1987年盈江县政府在上四关遗址竖立石碑,列入文物保护单位。

  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乾隆皇帝下谕在“八关”之内择险要道,设比关小一级的隘所,分别在今腾冲、梁河、盈江、陇川境内设置九隘,由北至南分别是古永隘、滇滩隘、明光隘、大塘隘、支那隘、猛豹隘、坝竹隘、衫木笼隘、石婆坡隘。后来又增设茨竹隘,但时间不长。前四隘在腾冲境内,后五隘在德宏境内。“隘”守卫兵卒少,因而不修城墙及附属设施,只是立木为栅。“隘”远离边界,弥补了“关”之间距离遥远,呼应不畅,使得“八关”首尾呼应、运转灵活,史称“八关九隘”。

  八关之首“神护关”,位于盏西与苏典交界处老关城,原为控制茶山、古永、威缅、迤西。古关距苏典乡政府二十多公里,沿途莽莽森林,山道崎岖。遗址砖石犹存。老关城路口狭窄,只能容一人一马通行。左右山峰对峙,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境。“神护关”石碑断裂为数块,经拼接用木料固定,仍较完整,字迹清晰。向导用长刀砍开荆棘,古城墙青砖、石板清晰可见。

  “万仞关”遗址位于勐弄乡政府以南约1.5公里的山顶。关址城垣、石基尚存,用毛石和卵石砌成,中有宽、高约3米多的城门遗址,仍清晰可辨。城楼台基残留镌刻颜体大楷书“天朝万仞关”字样匾额一块,已断裂成数节。伫立万仞关遗址,视野开阔,勐弄坝子宛如镜面,衬托得古关更加高耸云端。古关遗址荆棘丛生,难寻古关面貌。古关脚下,完好地保留着烧制砖瓦的窑洞。古关旁边龙门傈僳寨,据说是当年守关兵卒与当地人通婚留下的子孙后代。

  “铜壁关”原址设在腾冲城西南布岭山顶上,控制蛮哈、海墨、芒莫之要塞。清初,因守关需要,关址向东移50里,设于銅壁关嘎渎山,今铜壁关乡雪梨寨老关坡。离遗址约200多米处,设守备驻防公署,其西北侧是留守署,有遗井一口,壁一方,上镌“大清乾隆三十九年右营中军”和“龙王神位”等苍劲大字,经风雨浸蚀,字迹模糊,仍可辨认。遗址四周,森林茂密,藤蔓垂披,黄泡遍布。城垣遗迹清晰可辨,关址内尚存圆柱石脚数个,建筑石块、城砖、瓦砾甚多。离遗址约500余米处,有一座建筑遗址,倒塌城墙仍有二米多高,大门石条、石柱保存完好,仍不失宏大之气势。

  “巨石关”修筑在昔马镇东南约6公里的六洞山上,从昔马镇政府步行一个小时即可到达。其关址建在山顶石岩上,居高临下,昔马坝子尽收眼底。遗址左边也是一座突出石岩,生长着三棵大树,树杆爬满叶子宽大的寄生藤过山龙。遗址尚存部份城砖、瓦砾及部分基石和行条石,青灰色面砖。遗址下面约三十米处有一座高三米多,直径五六米的巨石,石头呈鸡蛋型,高大威武,当地群众叫“守门石”。石头中间长有一颗结满野果的大树,枝繁叶茂。树枝爬满寄生藤,树下长满热带、亚热带原始森林常见藤蔓、植物、苔鲜。山脚平地处,耸立着一块巨石,高二米多、直径四米多,一边悬空,可容纳十数人乘凉避雨,当地群众叫“躲雨石”或“遮阳石”。

  实地踏勘神秘悠远的盈江“上四关”,让我惊奇地发现:上四关选址隐含着军事秘诀,神护关、万仞关、巨石关处于一条线上,铜壁关是突前的支点。如果划两条边线,形成一个三角形。后来修建的九隘,全部处于八关之间,好像一个运转灵活的车轮、链条,环环相扣,彼此照应的整体布局,牢固地扼守着祖国西南边陲每一寸领土。

  身临其境,亲眼目睹古关残垣断壁,杜甫不朽诗篇《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跃然眼帘,远望崇山峻岭,边境河山,头脑仿佛浮现兵戈交锋、人仰马翻、血流成河的战争场面;耳朵仿佛听到战马嘶鸣、战士呐喊的撼山动地的强音。当然,这些古战场的悲叹、凄惨掩盖不了古遗址厚重的历史文化。追古溯今,牢记历史,珍惜血与火铸成的一座座历史丰碑,固我河山,和平安宁。

发布人:德宏角落 责任编辑:德宏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