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图说

记录德宏

神奇的空中花园

董有湘
2017/06/21
查看原图

  德宏南亚热带季风气候,造就了高大挺拔的大榕树,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亮丽风景线。年龄二、三百年的大榕树上,寄生着许多兰科类植物,就像给树枝披上一身绿色衣裳,形成空中花篮自然景观。

  德宏美景比比皆是,空中花篮却难得一见。两年前我曾在芒满寨拍到过空中花篮奇异景观,遗憾的是现今已惨遭毁坏,奇景殒落。可喜的是在崃门寨,我又发现了更加壮观的空中花篮景观,让我惊诧不已,感叹人间美景之奇妙。

  徕门寨位于芒市傣家风情园后面,寨子右边空地上,挺拔着三株树龄二百多年的大榕树,树枝上寄生着石斛兰、虎头兰、鸟舌兰等兰科类植物,一丛丛悬挂在树枝上。当中有一种寄生兰,根系发达,繁殖茂密,把树枝包裹得严严实实,就像树枝上的草地,长满密密麻麻的野草。在众多兰草中,只有钻喙兰开花,而且花的形状、颜色十分奇特,与吊兰、石斛兰截然不同,摇曳在空中,就像松鼠尾巴在摇动。

  钻喙兰属奇特品种,耐旱寄生植物,植根肥厚发达,叶稍肉质,茎直立或斜立不分枝,花序腋生,长于或近等长于叶片,就像弯曲的毛茸茸的松鼠尾巴。花粉白色而密布紫色斑点,蜡质状。花瓣狭长圆形,花形美丽,萼片和花瓣相似。朔果倒卵形或近棒状棱形。

  钻喙兰多生长在深山幽谷的山腰谷壁,透水和保水性良好的倾斜山坡或石隙,稀疏的山草旁,次生杂木林阴下,或有遮阴,日照时间短或只有星散漏光的地方,有时也生于山溪边峭壁上。据植物专家介绍,大榕树寄生钻喙兰,十分罕见,可能是鸟类把种实留在树枝上,萌芽生长,蔓延开来,而且能度过漫长的旱季,大榕树给予了生长水分和营养。

  一位耄耋傣族老人告诉我:“徕门寨榕树上的兰草恐怕有四、五十多年了,起初不多,繁殖很快。”老人还说,每年五月底,树上的兰草抽蕾开花,悬挂在高空中,像松鼠尾巴一样摇曳着,宛如一个悬挂在空中的花篮,煞是好看。

  满树兰草,营造出荫凉、宁静、温馨的环境,小鸟、猫头鹰、松鼠在兰草丛中筑巢育雏,刚出壳的雏鸟“叽叽”地鸣叫着。伫立榕树下,沐浴着凉风,静静地观花、听风、蝉鸣、鸟语,仿佛聆听一曲天籁之音,心旷神怡,怡然自得。

  榕树上的兰花是否分泌出沁人心脾的花香,我不曾看到蜜蜂嗡嗡采蜜,也没有看到蝴蝶翩翩飞舞戏花。可是,微风徐徐吹拂,我仿佛嗅到了飘荡在空中淡淡的、令人心醉的芬芳,那是钻喙兰的花香嘛?

  也许,在人们眼里或潜意识里,那些寄生在榕树上的兰草,十足是贪婪的不劳而获的吸血鬼,它们从榕树的躯体中吸取水分营养,成就自己的风姿绰约,招人赞赏。然而,正是这种相互依赖的自然生态,人世间才会呈现多姿多彩的迷人风景。

  钢筋水泥大厦形成的城市森林里,榕树上的花朵宛如初出闺房的少女,开得羞涩、婉约,开得绚丽、缤纷。好似青春萌动的青年,开得火辣辣的热情、夸张。正是这些美丽的花朵与人类朝夕相处,给人类带来一丝原生态气息,带来一种古典、旷野美的享受。

  摇曳在空中的钻喙兰,虽然显得孤独、单调,形不成花潮,但是它开得潇洒自如,仰头观之,蓝天与阔叶、树枝与花朵融为一体,树叶与花朵相得益彰,鸟语与风声交融,让人赞叹不已。

  榕树上的兰花,开得无拘无束,一束不感到孤独,一丛不显臃肿,疏密有度,细如线条,粗似河流,一切恰到好处。它仿佛是画家独具匠心的丹青,作家谋篇布局书写的华丽篇章,诗人灵感喷发吟诵的诗行……它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鬼斧神工的杰作。

  自然生态中的绝美奇景,也许就藏匿在你我身边,只要留个心眼,总会与你不期相遇。

  我为你点赞,美仑美奂的空中花篮。

发布人:德宏角落 责任编辑:德宏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