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砥砺奋进的5年】来自云南省德宏州的报告

2017-08-11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李佳霖
核心阅读兴地睦边工程德宏报告
  

  【数说】2010年至2014年,国家实施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云南投资最大的土地整治项目——兴地睦边工程。截至2017年6月底,云南省共完成竣工验收子项目609个,完成建设规模491.21万亩,实现新增耕地23.36万亩,完成投资87.78亿元。项目涵盖云南与越南、缅甸、老挝交界的8个州25个边境县,惠及645.51万边疆各族人民群众。

  德宏州三面与缅甸接壤,国境线长503.8公里;保山市也与缅甸接壤,国境线长170公里,因此,德宏与保山两地下辖的芒市、瑞丽市、陇川县、盈江县及腾冲市、龙陵县都设有兴地睦边项目。

  德宏州芒市菠萝蜜大道两旁的大树枝头果实累累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

  冷浸田变丰产田

  瑞丽市整治后的冷浸田让农民增产又增收,水稻亩产达到800斤。

  “对面的缅甸人很羡慕我们,说你们的田一块一块很大,田里都能开汽车了!”7月6日下午,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姐相乡贺腮村委会弄沙村民小组的傣族党支部书记喊良塞说。

  在喊良塞的身后,是一大片绿油油的水稻田,中间还有一条笔直的水泥路,田园美景令人心旷神怡。弄沙村民小组组长吞棉也是傣族人,他告诉记者,2014年以前,这里是一片水汪汪的冷浸田,根本不能种庄稼。“那时就算能种的田,也是高高低低不平整,一小块一小块的不好种,还经常被水淹。种田却吃不饱肚子的现象很普遍。”

  2013年,国家农田整治的兴地睦边项目分给瑞丽市6个,建设规模为6.3万亩,总投资1.5亿元。经过2013年至2016年的实施和验收,瑞丽共新增耕地0.39万亩。同时,农田基础设施条件大大提升,整治后的耕地让农民们增产又增收。

  喊良塞和吞棉所在的弄沙村民小组的土地也在整治当中,那片令人绝望的冷浸田有1000多亩。既无肥力也难有收成的田是这次农田整治的重点,涉及姐相乡贺腮村委会和俄罗村委会212户836名群众。

  瑞丽市国土资源局规划耕保股的侯超参与了兴地睦边工程建设的全过程。他回忆,那时的土地遍布砾石,有些土地始终被无法排出的水淹着,变成了撂荒地。当时要把土地先交上来再统一整治,许多村民不理解、不配合,国土部门的人就和当地乡镇及村委会的干部一家一家去做工作。

  “整治工作也异常艰辛,要从500米外的地方取土进行客土回填,进行平田改土;要修机耕路,要建能排能灌的水渠,要把一块块小田变成方方正正的大田。等土地整治完工交到农民手里时,那片水浸田已变成高产稳产的丰产田,水稻亩产达到800斤。”侯超十分兴奋。

  吞棉和侯超算过一笔账,整治过的农田一年可以种三季,一季水稻、两季玉米,毛收入7000元到8000元。而且过去每亩地播种、施肥、灌溉、收割,要投20个工,人扛马驮,现在农用车直接开到田地旁,只用12个工就够了;修了水渠,不仅节水而且灌溉方便。各项成本都下降了,农民的收入稳步提高。

  “2015年以后,我们的收入越来越高。现在政府的政策真的很好,村民遇到困难有人帮,缺化肥农药了有人送上门。”喊良塞和吞棉家现在不仅都买了摩托车,还都盖了大房子。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太平镇石梯村:

  古寨通了幸福路

  通往石梯村宽阔的道路两旁立柱上雕饰的犀鸟头,彰显着景颇族的民族特色。

  在德宏州采访,经常会听到一个词,叫“直过民族”,该词特指新中国成立后,未经民主改革,直接由原始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记者在盈江县太平镇雪梨村委会石梯村民小组见到的景颇族和傈僳族就是这样的“直过民族”。

  7月11日上午,记者乘车从盈江县城出发去石梯村,一路山多弯急,约62公里的路用了两个小时。快进村时,道路明显宽敞起来,村口立柱上雕饰的犀鸟头,彰显着景颇族的民族特色。“这条14公里直通村里的路,是国家2016年的边境转移支付项目投入1600万后,在去年10月修通的。”盈江县太平镇镇长李学军说:“石梯村的旅游现在是太平镇的一个亮点。这里自然资源丰富,有犀鸟、红腿小隼、孔雀雉等550多种鸟类,还有国家级保护植物26种,过去只是观鸟探险的人来,现在路通了,旅游的人越来越多。”

  石梯村拥有24.7公里的边境线,是一个景颇族和傈僳族杂居的边境山区村寨,共有45户、185人。石梯村海拔最高1300米,山下的洪崩河吊桥从大盈江上横跨而过,海拔300米左右。

  “这儿的生态环境这么好,是因为附近的村民们这些年转变了发展观念和方式,从砍柴人变护林人,从打鸟者变爱鸟人。所以鸟越来越多,风景日益秀美,已被设为铜壁关自然保护区,2015年建起了犀鸟谷。”太平镇党委副书记杨宏飞说。

  阁龙农家乐的主人徐小龙是景颇族,家里有6口人。他家祖上7代都住在石梯的山崖上,以前刀耕火种,靠一点薄田种些旱谷、香草,一年的毛收入只有1万多元。当年住的是茅草房,没有路,出寨子到山下的芒允镇去赶集,每次都要3天才能回来。“路修通了以后,骑摩托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集市了。看着来村里观鸟的人越来越多,我今年3月份开办了农家乐,能住5个人,到现在毛收入有3万多元。现在我家还养一些政府扶贫的二代野猪,与过去相比,我家的收入高了三倍多。”徐小龙掰着手指头边算边说。

  村党支部书记排中华同是景颇族,他最深的感触是:“这几年党的政策特别好,政府送来种子、化肥让我们种咖啡、坚果,在房前屋后种茶叶、荔枝、芒果等。收入增加不说,生态环境也越来越好,观鸟游客来得越来越多,每年10月到第二年的4月是观鸟旺季,一年最多有400多人来观鸟。寨子里又有四五户村民要开办农家乐,石梯村民会过得越来越好。”

  “还有,今年国家的兴地睦边项目还投入了100万元,对全村230亩旱地进行整治和改造,等这个项目实施完,旱地变水田,村民还会再增产又增收。今年比2016年每户预计可增收4000元至5000元。”排中华兴奋地说。

  后谷咖啡德宏州盈江县分公司咖啡基地总经理杨春才介绍当地农民通过种植咖啡树增收的情况

阅读: 发布人:刘亚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