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河,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 - 梁河新闻 - 德宏网 - 孔雀之乡德宏网上百科全书

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梁河,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

2018-01-31
来源:德宏团结报
核心阅读时常听到人们会这样评价:“这个地方有文化底蕴”...
  

时常听到人们会这样评价:“这个地方有文化底蕴”。文化底蕴体现在何处?在记者看来,不外乎有着年代久远的古建筑、教书育人的私塾学校、祭祀祖先的宗祠、人文精神的传承、多元文化的包容与文化自信、一定程度的社会文明等。

梁河县古名南宋,西汉时期属益州郡不韦县,东汉时期属永昌郡哀牢县,元置南甸军民总管府,得名南甸,明置南甸宣抚司,清沿明制。民国期间“土流并治”,在大厂设梁河设治局,改名梁河。早在两千多年以前就是世界著名的“南方陆上丝绸之路”(亦称“蜀身毒道”)的必经之地。

叶斌 摄

 

梁河,由于特殊的地理区位,代表中原的腾越文化、代表边疆民族的土司文化,还有东南亚文化在这里交织。被称为“傣族故宫”的南甸宣抚司署历经风雨巍然屹立,爱国民主主义者、辛亥革命名将、民国元老李根源故居坐落在历史文化古镇九保镇,还有无数的古老村落,让这个国土面积仅1159平方公里、风景秀丽的边陲之地,处处透着文化的气息。

                

 

传统文化在乡村流淌

走进梁河县河西乡邦读村,村后青山绿水,村前千顷良田,村北有香云古刹,河西中学、烈士墓,还有国民元老外交专员尹明德下孟连故居,2013年8月26日列入中国传统村落。1437年(明正统二年)设立邦读夷庄,至今有五百多年的历史。邦读,傣语音为“棒独”,后经清代举人尹艺更名为“邦读”,并作对联“邦泰邦兴邦大有,读诗读礼读春秋”置于尹家巷花大门柱,取两联首字“邦读”谐称村名,意深雅致,令人赞颂。在尹氏宗祠,河西中学退休老教师尹可宪告诉记者:“‘忠孝系世、耕读传家’是我们尹氏的家风家训,受腾越文化影响,注重文化、重视教育,后人中外出经商者不多。以前,村里的家规家风严厉,推举出来的族长,会带领大家清明祭祖、扫墓,开家族会,要求族人遵守家规家训,教育好子女。”

邦读村航拍 何成江 摄

记者还了解到,邦读村创造了“六个之最”,比如:德宏边陲有举人最多之村。据《州教育志载》清代有4个举人出自梁河,邦读有清道光甲午科举人尹艺、清道光乙未科举人尹耕;德宏边陲古诗文最多之村。尹艺诗文699首收录于《永昌府文征》,还有遗传在民间的很多诗文;梁河县创办私塾最早之村。清乾隆年间增生尹学福创建私塾于松树园。

 “我们的先祖尹艺就是忠孝典范。尹艺是道光甲午(1834年)进京科中举人,分派广东任知县,恰遇母逝,守孝在家不能到任。1846年以后,在腾越禹王宫、和顺毓秀山馆、中天寺设书馆授徒。清咸同年间,与李光焕、李珍国主持倡导训练乡团民众队伍投身从戎保家卫民。光绪六年(1881年)清廷赐四品衔。尹氏古墓群里,尚有“尹艺坟”,刻有楹联:‘千古才人流痛泪、一腔忠骨卧高冈。’” 尹可宪说。直到今天,帮读村尹氏后人还传诵着尹艺勇斗乱民最终被人出卖而为国牺牲的故事,尹艺的劝学诗“学堂里面桂花香,花香引动读书郎。书郎读得苦中苦,苦中读出状元郎。”还在乡间小孩子嘴里传唱。

尹氏宗祠 何成江 摄

藏在深山里的平山乡天宝村罗新寨也是一个风景绝美、人文气息浓厚的古老村庄。腾越文化、马帮文化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罗新寨依山就势,房屋错落有致,布局合理,民宅多为滇西典型的穿斗式三合院或四合院,采用土、木、石建造,溶石雕、木雕、砖雕于一体,整体风格清新典雅、构思精巧,给人古朴、宁静之感。如今,春节玩灯、耍狮子、唱戏、立年松等古老习俗在这里还在坚持。罗洪茂老人告诉记者,我们这里办学早,新中国成立前,连腾冲新华等地的孩子也来这里读书,天宝完小一度红红火火,学生到五六百人。 

天宝村罗新寨  何成江 摄

建造于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的罗氏宗祠,见证了罗氏家族历史变迁,也是家规家风的重要传承地。罗氏族规,以十条规矩立规,要求族人做到“十要十诫”,形成了遵规守法、尊老爱幼、明礼诚信、家庭和睦、邻里和谐的清廉风尚。如今,得益于良好的家规,新寨罗氏百年繁衍,人才辈出。在党、政、军办事任职的科局级、县处级、厅级干部,教师、工程师等中高级专业技术人才,大中专院校生、致富能手等比比皆是。

罗氏宗祠 何成江 摄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没有文化的民族是落后的民族、野蛮的民族,先祖们在艰苦创业的同时,也没忘记文化教育,住居分散时,家中父教子、兄教弟,白日耕田夜读书。多户集居,则请先生办私塾学堂,让孩子们在幼年时受到一定的教育,学到一定的文化知识,懂得一些做人的学问道理,各支后裔才能很好的融入社会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和贡献。经三百多年的不断发展壮大,才有今天的壮丽局面。”罗氏家谱里道出了梁河大尖山下罗氏文化源远流长的真谛,也道出了传承良好家规的重要意义。

2017年,尹氏宗祠和罗氏宗祠被列为梁河县传统家风家规传承教育基地,先后有数万人到此参观、学习。“要是早能到这里看看就好了,教育孩子就不用愁了。”一个干部参观完尹氏宗祠后发出这样的感叹。

肖素梅 摄    

 一条文化巷让梁河“闻名” 朋友圈

云南德宏梁河县长安村——当你输入这一地址词条时,铺天盖地出现的,就是文化艺术巷……国内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来了,张杨导演也来拍片儿(新片儿<先生书院>)了。

小明(刘家铭)是搞当代艺术的,他近期的作品《虚无与大地之外的悲怆》很火。刘家铭说,“我所涂鸦的墙面,原本是一面小广告墙,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广告。  在这个贫困的地方,自从涂鸦了一条街后,本来一条冷清的街道人也多了,经常能见到当地村民和周边城市的居民来逛,感觉这里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个地标,我能感觉到因为这条巷子给这个地方带来的变化。”

“在这次涂鸦创作中,我用了几何分割的形式结合透视塑造立体字及空间的方式,其中加入了景颇族服饰纹样及傣族银饰纹样的民族元素。希望在强有力的视觉冲击下能与当地的文化相结合。”任远说。在艺术巷里,有一个书院,名曰“先生书院”,而书院的创始人信王军先生也正是那次活动的发起人。先生书院致力于把中国最优秀的文化艺术传播至偏远的地区,用文化艺术改变云南边境的教育生态,成为一股改变未来的力量。

先生书院火了,梁河的这条艺术巷火了,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一名到此参加创作的小姑娘,从北京一路乘火车来到这里,然后就不愿意离开了。“这里阳光好、空气新鲜,我喜欢这里。在北京,我一到雾霾天就嗓子疼,过几天我回去处理几件事后,就要来这里常住了。先呆上一段时间再说吧!”

梁河,就是一个偏远的地方,却是一个多元文化现象碰撞的地方,一个包容的地方。

 贫困县教育再次腾飞

 “你们的家里支持你们读书吗?”记者采访了两名在梁河一中读高中的建档立卡户子女王杰和罗纹。他俩异口同声地说:“支持。我们的父母说,在家里也没法种田,要去读书呢。”在梁河,“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理念可谓是深入人心。记者在邦读村口遇到一个80多岁的老人,他说;“孩子出去打工了,自己承担起监护职责,天天送孙子孙女去读书,没有文化不行啊。”

梁河一中 何成江 摄

重视教育,崇尚读书,成为从政府官员到山野村夫的一致共识。经过多年努力耕耘,在云师大教育帮扶下,2017年梁河一中高考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654名学生参加高考, 600分以上共有6人。一本上线104人,二本上线415人,总上线率99.85%,全校仅一名同学没有考上大学。2017年,梁河县民寄校学业水平考试总分平均分480.13分,首次超过德宏州民族初级中学,居德宏州第一名。

 扬起文化自信的风帆

如若你来到梁河,感受过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甸宣抚司署里按汉式衙署式布置建筑群的巍峨庄严,看过九保古镇内为纪念李根源而立的辛亥革命纪念碑、民国大总统黎元洪书写的“太平寺”石刻、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永历帝南逃缅甸时遗失之物“安南州印”,游览过风景秀丽的传统村落邦读、罗新寨、大厂村,品尝过融入了多种文化的风味饮食,走过这片千年文化沉淀的大地,也能发出一句赞赏:“这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就是对梁河最大的褒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质是建立在五千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

肖素梅 摄

 “当以仁义礼知信为根本,必将温良恭俭让作藩篱”,这句尹氏宗祠里牌匾上的文字,说明梁河依旧将中华传统美德中的崇德向善代代传承。

高扬起文化自信的风帆,打造吸引人才的文化洼地,梁河蓄势待发!

德宏团结报记者 肖素梅 通讯员 板如兴

阅读: 发布人:叶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