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在德宏有一个寨子,荡个秋千就能出国

2017-12-06
来源:云南信息报社
核心阅读“对面就是缅甸,咱们一天之内可以横跨两个国家。”
  

  “对面就是缅甸,咱们一天之内可以横跨两个国家。”早上9点,瑞丽景区的一名导游指着河的对岸告诉游客。

  瑞丽是云南省有名的中缅边境口岸城市,与缅甸山水相接,村寨相望,是中缅贸易的中转站和交通枢纽。而边境游,则是瑞丽旅游品牌的延伸。

  “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出境旅游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可能很多人喜欢泰国、法国、日本这样的旅游大国,但是这么多年我却离不开瑞丽。我喜欢瑞丽慢节奏的生活方式和缅甸不为人知的美景。”五十岁的饶文云是瑞丽旅游集团的董事长,作为土生土长的瑞丽人,从事了快三十年旅游行业的他深刻地感受到了瑞丽旅游的发展变化。

  随着缅甸国家政局平稳,旅游基础设施完善,经济发展提速,通过瑞丽到缅甸旅游、经商、投资的中国人不断增多。

  优势

  边民胞波情吸引中缅游客

  “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边疆人民在这里生长,密密的寨子紧紧相连,那瑞丽江水碧波荡漾……”这首传唱大江南北的《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唱的就是美丽的东方珠宝城——云南省瑞丽市。瑞丽与缅甸有169.8公里的边境线,秀丽的自然风光和和睦的边民关系,让瑞丽成为“最和谐的边境”和边疆睦邻友好的典范。

  新中国成立后的1960年,中缅两国边境协定正式签署,在随后的勘界和划界过程中,中缅71号和72号界碑就被确定在现在的中国的银井村与缅甸的芒秀村之间,原先的一个傣族村寨一分为二,形成了“一个傣族村寨分属中国和缅甸两个国家”的地理奇观。虽然这个传统的傣族村寨被一分为二归属两个国家,但寨子里的边民一直沿袭先辈友好往来的传统,至今仍保持着同走一条路,共饮一井水,通婚互市、亲如一村的生活习俗,见证着睦邻友好的中缅友谊和源远流长的胞波情谊。

  1989年,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饶文云在瑞丽开设了自己的旅行社,专门从事边境旅游。“我们公司从1989年就开始做边境一日游,边境一日游是在腊戌三日游的基础上变通出来的,因为国家规定在突破天数不突破区域的范围内,旅行社可以在沿途设计新的旅游线路。”边境旅游的繁荣,让瑞丽这座边境小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旅行社,也让饶文云的旅行社初具规模。

  “一寨两国”景区是游客到瑞丽必去的地方,景区的核心魅力在于其中缅和谐共处的传统文化和绚丽多彩的民族民间艺术。在这里,既能真实感受到中缅两国世代友好、睦邻相处的传统胞波情谊,也能亲身体验到中缅两国民间民族的文化艺术和生产习俗,还能领略到梦幻如诗般的边境亚热带田园风光。随着“一寨两国”的名气越来越大,来此观光的游客逐年增多。

  据饶文云介绍,在“一寨两国”风景区内有缅甸市集,是两个村的村民共同赶集的场所。自一寨两国景区建成以来,瑞丽旅游集团出资修缮和完善集市场地设施,专门提供给中缅两国村民展示和销售特色商品和手工艺品,这是景区为村民就业、增加边民收入所做的一件惠民实事,也为游客探秘乡村集市,欣赏乡村艺术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场所。

  站在瑞丽江畔放眼向南,对面就是缅北最大的陆地口岸城市——木姐市。通过旅游途径,一天内到缅甸木姐市,领略金鹿寺、皇城乐园、禅林园、高山寺等颇具特色的景点,观览木姐市容,品尝风味小吃,体验不一样的异域风情。

  “和瑞丽这座城市的缘分从我出生就结下了。在这里生活了半辈子,我早已离不开这座城市。”如果说三十年前,饶文云还想着去新的环境闯荡,如今,他已经是瑞丽的“老旅游人”了,事业和生活都紧跟这座城市的节奏。

  什么是“瑞丽旅游”?在饶文云看来,绝佳的区位优势,独特的人文环境,无疑都是瑞丽旅游“旅游胜地”的标签。“瑞丽这座城市处处是风景,我有责任和义务把家乡的旅游资源推介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2014年,饶文云特地在昆明举办了中缅自驾游推介会。他说,他要告诉外地的游客:“缅甸沿路都是好风景,从瑞丽自驾出发横跨两国的体验和坐飞机出发完全不一样。”

  此外,瑞丽还毗邻世界最主要的翡翠原产地缅甸北部,自古就是翡翠毛料入境的重要通道,是享誉世界的珠宝玉石加工集散地。如今瑞丽已发展为五个专业市场,形成了原料—加工—批发—零售一条龙的产业链,被誉为“东方珠宝城”。

  近年来,瑞丽珠宝产业呈现出勃勃生机,珠宝交易区域日益扩大,从业人员不断增多,全国各地的珠宝客商络绎不绝地到瑞丽进货,珠宝已成为瑞丽最具发展潜力的标志性特色产业之一。

  边境线上的瑞丽还拥有得天独厚的瑞丽江-大盈江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铜壁关自然保护区、莫里热带雨林等丰富的旅游资源。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深入推进,云南省瑞丽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日益提速,中缅跨境旅游长廊逐步成型。

  交通

  立体多样方便快捷

  饶文云在瑞丽待了半辈子,是瑞丽这座城市改革开放以来成果的见证者。由于常常从瑞丽出发到其他城市工作,对于瑞丽的航空网、陆路网变化,饶文云感触良多,深刻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的立体化发展进程。

  据悉,瑞丽市内有瑞丽、畹町两个国家级口岸及瑞丽、畹町两个国家级边境合作区,有姐告“境内关外”的海关特殊监管区,是云南省特殊经济功能区最密集、口岸综合流量最大的地区,出入境人数和车流量均居全国陆路口岸第一位。

  瑞丽与缅甸接壤,距昆明724公里,距缅甸八莫港70公里、密支那90公里、腊戌182公里、曼德勒387公里,经德宏到曼德勒可直达仰光港或皎漂港,进入孟加拉湾,直抵吉大港,是中国进入南亚及印度洋最便捷的陆路通道。

  瑞丽交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瑞丽目前正在构建全域旅游交通体系。在陆路方面,加快腾冲-陇川、芒市-梁河、芒市-孟连高速公路建设,支持口岸边境公路、区域干线公路和重点旅游区、旅游点等级公路改造,支持和推进中国瑞丽-缅甸皎漂等高等级公路建设。加快泛亚西线铁路建设,全力推进大瑞铁路德宏段和瑞丽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启动芒市-腾冲猴桥、芒市-临沧铁路德宏段建设,支持和推动中国瑞丽-缅甸皎漂铁路建设。

  在航空方面,支持芒市机场改扩建工程,加快陇川、盈江通用机场建设,支持开通中国芒市-缅甸曼德勒、仰光航线,争取开通到南亚、东南亚国家首府和重点旅游城市航线。支持和推动中缅伊洛瓦底江陆水联运大通道建设。将打造内联外通、出边达海、安全通畅、方便快捷的全域旅游综合通道枢纽。

  2015年12月31日,杭州至瑞丽高速全线贯通,成为连接沿海与沿边的经济动脉。杭瑞高速公路是中国高速公路网中的一条东西横线,它起于浙江杭州,终于云南瑞丽,是云南重点推进的“四出境”国际大通道之一。最近,大瑞铁路正加紧建设,预计2018年建成通车。瑞丽还成立了瑞丽航空和德宏南亚航空两家航空公司,掀开云南省民营航空新的历史篇章,瑞丽航空逐渐增多的航线为到瑞丽的游客提供了更加便利的出行途径。

  从高速公路到铁路再到航空建设,“这些年,瑞丽交通网和运输网的逐渐建成,去哪儿都很方便,相信之后的全面贯通也会给瑞丽旅游带来新的发展机遇。”饶文云对瑞丽旅游有着很大的期待。

  过往

  90年代初期最为辉煌

  从事跨境旅游的三十年间,饶文云的旅行社发展成为了瑞丽本土最大的旅游集团。如今,他的儿子也子承父业进入了旅游行业。说到瑞丽跨境旅游的发展,饶文云说:“现在缅甸旅游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在政策上仍有很多限制。”

  “1989年,我带团到缅甸跨境游时,‘中缅一日游’是中国与缅甸签署的民间协议,一个导游就可以带一个团,出境也非常方便,一张旅游单子和居民身份证就可以出境。”饶文云说起那几年的跨境旅游盛景非常感慨。据他介绍,当时木姐南坎每日出境人数不低于1500人,最高能达到一天出境5000人。

  改革开放初期,许多人都没有出过国,在当时出国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瑞丽跨境旅游的出现无疑满足了国人的需求,大家都想去缅甸看看这个国家长什么样,瑞丽当时开放的到缅甸的跨境一日游是云南省旅游的四大拳头产品之一。“我们公司的出境批号是00005,这代表着我们是云南省第五个进行跨境旅游的旅行社。大家当时去缅甸纯属为了体验出国的感觉,填补没有出过国的遗憾,这几乎成了一种执念。”饶文云说,当时大家想出国的念头拦都拦不住,来了瑞丽就一定会到缅甸看一看。

  饶文云告诉记者,现在到缅甸进行跨境游的游客都是体验式旅游,不再是为了出国而出国,“我们的客人大多都是去缅甸体验风土人情,去待一段时间,融入当地的生活,是人的探索和求知欲望所控制的,不再是为了出国看看这个理由去缅甸。”

  上世纪90年代初,在云南旅游界有“西德意大利”的说法,分别指的是西双版纳,德宏,玉溪,大理,丽江。当时德宏跨境旅游在全国都很有名。但后期因为修路、缅甸局势等原因,瑞丽旅游一度受创。

  “在与缅甸跨境旅游的交流中,缅方对中国游客人身安全是非常重视的,每一个旅行团后面都会安排一张后勤保障车。中国车辆到缅甸自驾游,除了正常的审批资料外加25美元,就可以拿到缅甸的临时车牌。中方对缅甸车辆进入则一直保持严谨态度。”饶文云认为,中缅跨境旅游合作还需要磨合。

  据瑞丽旅游局相关负责人瑞英介绍,因缅北局势紧张,中缅边境一日游曾于去年11月21日关停,八个月后,于今年的7月10日恢复。为加强中缅旅游沟通交流,提升缅方重视边境旅游的质量服务与安全保障工作,8月15日,瑞丽市旅游局牵头组织外事、市场监管、旅游警察和中方承办旅行社,到境外与木姐政府会谈,就双边共同加强中缅一日游管理、改善旅游接待服务质量等达成一致共识。

  会谈中,木姐镇区代表团阐述了中缅两国源远流长的胞波情谊的重要性,充分肯定了双方在贸易、旅游、农业、交通、医疗健康、教育、民族文化等方面取得的成果,表达了在加强旅游合作、资源开发利用以及其他线路开辟方面的愿望,希望双方继续加强沟通交流,共同营造一个健康良好的发展环境,并以此带动其他产业和经济社会共同发展。

  根据瑞丽旅游局所提供数据,自今年7月10日正式恢复中缅边境一日游以来,截至10月11日,参游人数已达11128人次,旅游行业市场平稳健康,初步实现了“平稳增长”、“零投诉”和“零事故”的目标。

  “这就是缅甸,不同于你所知道的其他任何一个地方。”英国小说家鲁德亚德·吉卜林曾这样写道。参加中缅一日游的杨女士告诉记者,对于缅甸这个国家,她几乎一无所知,仅仅是因为这句话,便决定了这次短暂的旅程。“虽然只是一天的时间,缅甸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缅甸所带给我的感受,是别的东南亚国家不曾有的。”

  未来

  共创跨境旅游新局势

  瑞丽旅游局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到,瑞丽在初步建成集观光、休闲度假、科考、娱乐、购物于一体的“候鸟型”度假基地的基础上,在旅游资源开发更加有序,生产力布局更加合理,旅游业的产业地位更加突出情况下,全面实施旅游文化产业提升计划,到2018年,基本形成五大精品旅游品牌,即以中缅边境游、一寨两国景区、喊沙特色村为代表的边境旅游品牌;以莫里热带雨林景区、北部新区文化旅游开发项目为代表的生态旅游品牌;以姐勒金塔、傣王宫开发项目、大等喊傣寨旅游区等为代表的民俗风情及乡村旅游品牌,以地海温泉度假中心、瑞丽生态旅游休闲运动中心、瑞丽边境绿色长廊自驾车旅游宿营地为代表的休闲度假旅游品牌;以集旅游珠宝步行街、华丰市场、水上娱乐园、姐告玉城、中缅一条街五大珠宝园区为一体的“东方珠宝城”、高档红木家具、瑞丽旅游淘宝场为代表的珠宝购物旅游品牌。

  到2020年,将旅游文化产业培育为瑞丽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加快旅游产业由观光型向观光购物、康体休闲、商务旅居复合型转变,把试验区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和国内的重要旅游集散地和旅游目的地。通过试验示范,打造名副其实的国际商贸旅游服务区、国际旅游文化交流平台和旅游文化产业兴边富民的试验示范区。

  饶文云说,中缅交往中,民间外交显得尤为重要,已经举办了十三届的胞波狂欢节在缅甸的影响越来越大。瑞丽处处皆景点,但目前没有系统规划的大型景区,作为一个“老旅游人”做好自己景区设备的提升,对吸引客人才是最重要的。

  瑞丽的跨境旅游,在交通、线路、方式等方面都有充分体现,唯一没变的是瑞丽多年来一直需要创新的突破。与跨境旅游配套的设施都在悄然发展,快速增长,都是在无限增加瑞丽跻身跨境旅游城市前列的筹码。瑞丽因为与缅甸之间跨境产业的发展,让更多的人知道,但要做好“跨境旅游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瑞丽旅游局相关负责人瑞英说:“我们现在正在大力引进外来的具有一定规模的旅游企业,激活瑞丽旅游市场的竞争机制,让本土旅游企业快速成长。”

  伴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全面建成,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启动,国务院支持沿边重点地区一系列政策的出台,瑞丽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和省一系列重大发展战略的地位更加凸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先行区的作用将发挥得更加充分。未来几年,瑞丽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将会更加聚集,发展空间将更为广阔,发展前景将更加美好。

  在瑞丽,从市民到企业家再到政府,这座城市的各路人马都在为瑞丽建设边境旅游试验区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专题策划:本报记者 顾颖 采写:本报记者 闵杉

阅读: 发布人:叶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