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史话】只因江东剿匪,素不相识的两家人产生一段情缘

2017-09-14
来源:德宏史志
核心阅读素不相识的两家人产生一段历史情缘
  

    谁都没有想到,2017年的清明节,事隔六十多年的记忆再一次被打开,只因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芒市江东剿匪留下的革命情缘,一个河北邯郸磁县籍的解放军战士和芒市江东的一个农民,两个人的后代事隔多年之后相识相交在一起。

江东乡位于龙江下游芒市的西北部,地处梁河、龙陵、芒市、陇川4县市的交叉地界,海拔1700米左右。1950年,云南“反共救国军”第一纵队一支队和三纵队一支队等残匪联合,数百人窜到了江东地区,同盘踞江东的第二路纵队四支队杨世林勾结在一起,破坏边疆的稳定。

芒市江东

1951至1953年,解放军121团4个连队和41师后备营的两个连先后到江东剿匪。121团一营侦察排班长程谦也跟随部队到江东剿匪,在江东,他认识了当地民兵邹相连(邹相连1932年生,程谦1928年生,比他大四岁),在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亲如兄弟。

 

1951年1月,解放军侦察排得知,“反共救国军”支队副司令杨绍春、杨绍甲率众匪百余人,活动于仙人洞、河头村、上下水岩地区。1月6日,解放军121团1营1连奉命进剿。1连从龙陵出发,先至河头村。1月7日,3连出发至仙人洞、上下水岩。7日、8日两天一连都与土匪作战,共毙伤土匪30余人,俘虏副司令杨绍春及下属23人。

 

战斗遗址

这股土匪一接触解放军,就立即撤退,然后又分散隐蔽,解放军跟踪追击。程谦同志就是在追击战中牺牲的。1968年4月,潞西县(芒市)人民委员会在调查之后,回复河北磁县杜村大队党支部的信道:“我们向民兵邹相连等同志作了调查,他们说,在1951年的腊月间,程班长和我们在寺脚(尹帕寺)那里打土匪,发现土匪在左边山地烧火,没有发现右边山地有土匪,就脯伏(匍匐)向左边前进,并开火射击,右边的土匪闻声突击,故,程同志壮烈牺牲……”。据邹相连回忆,程谦作战很勇敢,土匪投来的手榴弹他能迅速接过扔了回去。可是,有一颗木瓜手榴弹因为太小滑落在身旁,程谦和身旁的一个战士壮烈牺牲。

 

 

 

邹相连含着泪同战友们一起把程谦埋在江东的营盘坡,后迁大水沟放羊路、1984年迁入芒市烈士陵园。

 

程谦烈士之墓

无论岁月怎么动荡,生活怎样艰辛,邹相连一直照看着程谦的坟墓。程谦生前告诉邹相连,他在河北的邯郸磁县老家有妻子叫李保庆,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并留下了家里的通讯地址。邹相连按照字条上的地址给程谦的妻子写了信,却石沉大海。2009年,邹相连病逝,生前他把此事一一交待给了儿子邹传留。

 

 

邹相连之子邹传留与程谦之子程树堂

2011年清明节之时,84岁高龄的李保庆手柱拐杖,在孙媳妇的搀扶下,带着六十多岁的儿子程树堂和孙子三代人来到了江东,找到了邹传留家,找到了程谦曾经战斗、牺牲的地方,当她在芒市烈士陵园看到程谦烈士的坟墓时,哭成泪人。青山处处埋忠骨,六十多年的思念是何等的不易。

 

程谦之妻李保庆

当年,李保庆接到信后,把信读了千万遍,每次都泪流满面,因为当时的生活条件,到芒市江东的心愿没能实现。这么多年来,由于公公生病眼睛看不见,她一个人把小叔和两个小姑带大,把唯一的儿子抚养成人,无论经历怎样的千辛万苦都只在心里忍受着。

 

 

然而此时,面对最思念的人,想起1947年的一天,她抱着仅有几个月的孩子跑了30里路与丈夫告别的情景。丈夫说,部队要南下,解放全中国,打完仗就回来。后来在信中说,国民党反动派已被消灭,现在部队在云南江东剿匪,再过不长时间就回家,就不用写信了。她天天盼,天天等,等啊,盼啊……。眼前,阴阳两界,心中的酸甜苦辣奔发出来,从小声的呜咽变成大声的抽啼,断断续续地责问:“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你说要回家啊,怎么等,也不见你啊!”一行行泪水奔流而出。孙子程文毅说,奶奶上过私塾,教过扫盲夜校,当过村妇女主任,红白喜事热心肠,是个刚强的女人。那天奶奶哭的时候,全身在抽搐,脸上复杂痛苦的表情从未见过。

 

 

离别之时,李保庆挖了一捧土用布包着,带回了家乡。这包土一直放在她的身旁,2015年病逝时,要求家人把“他”同她葬在一起。

 

 

2017年的清明节,程谦的孙子和重孙自驾车来芒市扫墓,两家四代人的情感脉络在延续,从解放初的剿匪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六十多年的岁月,随着时空的跨越,那一段沉淀后的历史情缘散发出新时代的芳香,在河北邯郸与芒市江东之间薪火相传。邹传留讲到联系方式,说:“现在联系挺方便的,用手机QQ和微信,随时都可以。”

 

 

一个革命先烈的故事,是一段历史,讲诉着一个家庭的悲欢和国家的兴衰。让我们铭记历史,缅怀为解放事业牺牲的革命先烈,讲好他们的故事!

 

阅读: 发布人:叶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