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红木文化的回归,还有需要多久

2015-06-12
来源:中国周刊
核心阅读“存金不如存木、炒股不如炒木”,有人用养老钱囤家具,有人用买房子的钱囤原木……面对中国的“红木热”,非法采伐和木材走私造成的金钱刺激都带来严重的治理挑战
  

  “存金不如存木、炒股不如炒木”,有人用养老钱囤家具,有人用买房子的钱囤原木……面对中国的“红木热”,非法采伐和木材走私造成的金钱刺激都带来严重的治理挑战。红木市场如过山车的动荡始于2005年,当时国内红木家具的价格开始被快速拉升,各种关于红木稀缺性、收藏价值的说法充斥市场,从2005年至2007年,部分红木价格在短短两年内上涨近10倍。

  中国的建筑与家具史几乎是一部木文化的历史。作为最容易获得、最容易加工、与人性最为贴近的自然材料,木材从古至今就是中国人构建诗意栖息家园的不二选择,可以说中国人的实木情结是与生俱来的。隋唐以来,随着垂足而坐逐渐普及,人们的生活重心提高,室内家具得以长足发展。明嘉靖以前,中国古典家具大多是漆木家具,其胎骨主要是楠木和杉木,没有细木家具,也就是今天所谓的硬木家具、红木家具。到了明代万历年间,随着海外硬木的流入才在江南富豪与文人间开始了硬木家具的制造和流行,并最终成就了中国家具历史的最高峰。

  在越南待售的大红酸枝原木,直径超过50厘米的大红酸枝通常需要几百年才能长成。

  中国的红木家具收藏热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萌芽,当时只是一些有识之士的小范围购买,一套红木家具两三千块钱。到了90年代,一些文化界和演艺界人士开始关注红木家具,市场上出现了红木家具消费热潮,使红木家具开始涨价,达到每套1万元到2万元,随之出现了以投资为目的的红木家具购买热,每年增值10-30%。到了21世纪,古董家具的稀缺结合投资市场的急切需求,促使很多人开始炒新家具。古董收藏界的“唯材质论”在此依然适用,这些新作、乃至臆造的仿古家具也尽可能使用名贵的木材,继黄花梨、紫檀的商业灭绝之后,大红酸枝又被定义成“被严重低估”的品种,进而坐上了最具投资价值的“宝座”,33种红木国标的制定为这场追逐游戏设定了更多的猎物。

  物以稀为贵,这一点在红木家具上的体现从古至今尤为一致。以小叶紫檀为例,此木在明代为皇家所重视,开始大规模采伐。到明末,南洋各地的优质紫檀就已经基本采伐殆尽,这些珍贵木材制成的家具从而成为皇族贵胄显示富贵的标志。据史料记载,清代也曾派人到南洋寻找紫檀木材但大多粗不盈握,曲节不直,根本无法使用。之后,其地位更被抬高,成为皇家专用。至清代中叶以后,红木家具已是相当流行的高档家具,几乎成为许多家庭体现财富的象征。尽管在“文革”时期,很多明清家具被当成“四旧”销毁,或者在“全民大炼钢”的浪潮中灰飞烟灭;但红木家具身上的尊贵烙印却从未磨灭。

  在泰国PhuPhaYon国家公园里截获的大量走私木材和运木材的交通工具

  物以稀为贵,这一点在红木家具上的体现从古至今尤为一致。以小叶紫檀为例,此木在明代为皇家所重视,开始大规模采伐。到明末,南洋各地的优质紫檀就已经基本采伐殆尽,这些珍贵木材制成的家具从而成为皇族贵胄显示富贵的标志。据史料记载,清代也曾派人到南洋寻找紫檀木材但大多粗不盈握,曲节不直,根本无法使用。之后,其地位更被抬高,成为皇家专用。至清代中叶以后,红木家具已是相当流行的高档家具,几乎成为许多家庭体现财富的象征。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及林产品进口国、消费国和出口国。我国是一个森林资源匮乏的国家,但却是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国和第一大木材进口国。中国国内已基本没有红木原生树,蓬勃发展的红木行业几乎完全依赖进口原料,中国是唯一对红木设有专门海关编码的国家。作为一个巨大的制造业中信,中国的崛起,其中当然包括木材加工业的快速发展。

  执法不力与腐败相结合,加上中国不断飙升的需求使利润丰厚的红木贸易得以蓬勃发展,并且把大片森林转化成了冲突区,有组织犯罪集团控制了红木贸易,武装砍伐者和护林员之间暴力甚至致命的冲突让双方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武装护林员在泰国国家公园守护着一颗巨大的大红酸枝树

  大红酸枝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目录列为全球极危物种。由于其稀有和珍贵,使得采伐这种树的行为更像是偷猎野生动物。在泰国东南部的国家森林保界记者组织的成员,已年近五十,但他一直活跃在揭露非法伐木者罪行的前线。在2012年,他就因为曝光Kratie省的非法木材走私被当地政府逮捕。这一次,他和其他五位记者一起发现有23辆牛车把非法红木运往越南,在回程的路上,TaingTry被一颗子弹射进了额头。事后有三名嫌疑人受到了指控,其中有地区的警察局长、金边的军警、士兵。这足以反映柬埔寨现在非法砍伐问题的严重性,犯罪者与当地的政府、军队相互勾结,法律沦为一纸空文。

  在老挝,有很多到处寻觅红木的越南和中国商人。通常,从老挝发运的大红酸枝能不受阻拦地跨境进入邻国越南,要么在越南加工,要么(在大多数情况下)继续运往中国。越南不要求从老挝流入该国的原木具有任何合法性证明——只要缴付税费即可,老挝未能执行针对大红酸枝采伐和出口的法律管制,政府官员与商人的串通一气是一个关键因素。2013年9月,该国财政部长承认,当局“可能在与商人合作”出口受保护的木种。2014年,负责打击腐败的政府机构透露,它处理的大部分案件涉及政府官员参与非法木材砍伐。政府监察和反腐败局副局长警告称,腐败可能导致政权垮台。

  产出国有关大红酸枝和其他珍稀树种的法律,以及更广泛的有关林业和木材贸易范围的法律,都充斥着漏洞和矛盾,其中许多已被贸易商人和官员无情利用。那些不受安全机构或政府后台保护的当地人所违法砍伐的大红酸枝,要么在被查扣之后作为法定清偿物拍卖,要么被成功走私出国。

  武装护林员从非法砍伐者手中没收的链锯

  尽管被列入公约是向前迈出的一步,但在现实中,姗姗来迟的此举对于保护大部分仅存的大红酸枝而言很可能已经“太少和太迟”,在被批准列入公约时,有一个“注释五”限制,将CITES管制措施的适用范围局限于原木、锯材和胶合板。其他所有产品均免于遵守CITES认证、许可和配额制度。“注释五”条款已经在实际操作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洞,为不受监管、监督和非法的半成品贸易提供便利。这条注释,也允许某些国家在国内拍卖被查扣的非法木材。通过政府查扣和拍卖将非法木材纳入进入正规贸易的做法,是系统化和腐败的,并在规避老挝、越南和柬埔寨所有旨在保护物种的现行贸易禁令的施行上扮演关键角色。老挝、越南和柬埔寨经常举行这样的拍卖活动。这些木材随后被制成成品或者半成品后出口到全球市场,不受CITES约束。EIA的调查表明,这样的拍卖过程显然受到腐败行为的侵蚀,其生成的文书被用于“洗白”数量大得多的非法木材。

  在大红酸枝被近乎砍伐殆尽之后,中国对缅甸花枝和缅甸花梨两种木材的大量需求使缅甸又成了新的非法砍伐和走私重灾区,实际上,缅甸中央政府与各少数民族武装之间的连年战乱早就给一些不法商人提供了可乘之机,红木特别是缅甸花梨多年来是缅甸佤邦、掸邦等军阀的一项战争来源。2015年3月,缅北战事烽烟又起,很多西双版纳的红木商人都把放在缅甸的工人和大象往回撤,而一位从业经历超过20年的商人却表示:“我有我的玩法,他们都往回撤人,而我越是打仗越要派人进去,世道乱才能捡到大机会!”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及林产品进口国、消费国和出口国

  尽管近年来红木供应来源扩大至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但中国仍严重依赖东南亚的红木木材来源。在贫困和潜在动荡的国家,如马达加斯加、老挝、缅甸和塞内加尔,这股红木潮对当地社会产生广泛影响,甚至可能威胁政治稳定。上述只是众多红木原产地非法砍伐和走私情况的缩影,但却能管窥全貌。

阅读: 发布人:q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