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瑞丽工”:逆风飞扬,开创玉雕新时代

2015-06-24
来源:德宏网
作者:倪国强
核心阅读瑞丽工,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不是一张轻飘飘的名片,它能骄傲地鼎立于玉雕界,是因为它有着强有力的支撑点
  

  创新、运用独特语言,"瑞丽工"将行得更远

  我们取得让整个玉雕界瞩目的成就。但我们更应清醒地认识到这仅仅是开始,还有漫长的路让我们去求索,艺术的路是艰辛的,是无止境的。

  作为一个真正的玉雕家,必须有着高远的理想,必须有着开创一个崭新时代的抱负。要有创造性的思维,在艺术上既不重复別人,也不重复自己,更不重复历史。各位大师要担当起引领整个玉雕界的责任,当历史回过头来看的时侯,我们没有愧对自己,没有愧对历史,到那时我们才可以真正地大声地说,在几千年玉文化的长河中:我们创造过。

  没有担当精神,没有使命感和荣誉感,没有足够的创造激情,那么我们所作的一切,就仅仅只是一个谋生的手段。或许凭我们的手艺就会拥有丰厚的物质财富,但永远也不会达到一个时代的精神高点。没有创造就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我们的名字,就不可能留给后人为之激动的美妙的历史记忆。所以我们是在创造历史,是在用我们的智慧书写中华玉文化的历史新篇章。

  当我们从传统的福禄寿喜等吉祥题材中,或是从佛教题材中选取创作元素时;当我们在唐诗宋词,在历史典籍,或者在历史人物、历史画卷中寻找创作源泉时,如果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视角,没有自己欲罢不能的艺术冲动,那我们的雕刻就不过是一种简单的组合再现,就只是一次图解的过程,就只是一种历史的重复。只有当我们全心地去思考,去发现,去注入了崭新的理念,去感受到一种人性的博大,感受到真善美的平和温馨与宁静,从而激发出潜积在心底的冲动,投入火山般喷礴而出的激情,最后找到了真正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方式,才能最终完成属于自己的作品。只有感动自己的作品,才会感染别人,才会成为一件有灵魂的作品;只有这样的作品,才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失去价值,才会真正显示出强大的艺术生命力,使之闪烁着历久弥新的艺术魅力。当我第一次看到丰也先生的《一念》,便有了这种强烈的感觉,用最当代的激情去完成一个很古老的命题,又一实现了哲学的对话,让历史与现实又一次产生了心灵的碰撞。我们的作品代表着一个时代,它就应闪射着这个时代的光芒,留下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即便是传统题材,也会在我们手中又一次完成历史的升华,留下这个时代的思考,这个时代的人文精神和对美的阐释。

  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任何一门艺术,都不是孤立的,都需要互相借鉴,但又必须有自已的独立语言。我们应当借鉴兄弟艺术的精华,如西方雕塑,如水墨丹青,如木雕泥塑等等,但绝不是简单的重复和照搬,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语言,玉雕的独立语言(如再细分还有翡翠的独立语言,玛瑙的独立语言,琥珀的独立语言,等等)。没有自己的语言,在艺术的大家庭中,我们就永远没有话语权,就会被认为是某一艺术门类的翻板而处于尴尬的境地。所以我们一定要用真正的,属于我们自己的玉雕语言同艺术对话,同世界对话。

  开创玉雕的新时代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思想,有一个时代的审美视角。我们常常被困在传统的思维中,找不到表现的东西,我们一定要让思想冲破牢笼,冲出自己的惰性给自己造的茧。我曾经跟一位画画的朋友说,你日夜不停的画,作品堆积如山,在很多人看来你非常勤奋感人,但在我看来是懒惰,因为你不爱看书,不爱动脑筋,不吸收新的营养,所以十几年后的作品和几十年前的没什么变化,这不是创作而是制作,这不是作品而是产品,说白了这就是思想懒惰的结果。形式上的勤奋,本质上的懒惰。一旦我们冲出了狭窄的思维,眼前就有广阔的题材。王朝阳先生那只万里长征的草鞋和那顶战地黄花的帽子,它的意义不仅仅是对历史的歌颂,而是让我们拓展了题材的新视野,引导我们对新时期创作的思考,换句话说,一只草鞋让我们看到了一条路。前几天刘东先生说,一只漂亮的小昆虫落在树叶上,大家都会仿生而作,并且会做得很巧,仿也不失为是一种创作,是很多人都会自觉想到的写实创作。但当这只美丽的小虫,落在一本书上,或音乐的谱子上,整个物象给我们的美感和内涵就大不一样。这同样是创作,但这是已经历了心灵升华后的创作,虽然只是做了一个反传统思维的小小调整,小虫被挪了一下地点,感觉就大不一样了,就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更广阔的更充满诱惑力的想象空间。没有思想,你永远也不可能去完成这个看似简单的小调整。同样的工艺,不同的理念,结果大不相同,这不是技术的结果,是思想的结果。当冲出了思想的牢笼,题材就会无限广阔,作品的魅力就会更加无穷。

  都有着扎实的技艺功底,做工也都非常精良,但作品的效果却会有差距呢?这就是修养的差距,说到底就是思想的差距。怎样来缩小这个差距呢?方法多样,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读书,读书,再读书。唯有读书才能增强我们的修养,扩展我们的美学视野,提升我们对美的认识。所以读书是我们每一个玉雕家登上新台阶的必由之路。玉雕艺术的升华是思想的升华,玉雕艺术的角逐说到底就是思想的角逐。我们既要练好外功,又要修好内功。外功是技,技术的技,是玉雕创作的最基本的保证,没有过硬的基本功,一切无从谈起;内功是艺,艺术的艺,是思想,是我们内在的修为,是我们作品走向高峰的动力。所以我们必须读书,必须不断加強自身的艺术修养,心高气远,才有高远之作,才能搏击灵魂,才能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创作。

  今天我们正穿越着历史,"瑞丽工"这面旗帜正在迎风飘扬,它所代表的是一大批热血奔涌,充满理想的有识之士,它所代表的是一个时代。社会的发展越来越集约化,单兵作战,作坊式的家族式的运营方式,已逐渐显现出它的单薄与无奈。所以需要我们扭成一股绳,凝聚力量,形成合力,让"瑞丽工"成为我们毎一位在瑞丽从事玉雕者共同的口号,共同的名片,也是共同的自豪。让瑞丽工唱响全国,唱响世界。让我们在中华玉文化的发展史上,共同书写最灿烂的历史新篇章。(全文完)

发布人:李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