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返岗路 护城人

2020-02-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核心阅读场特殊的战役,“进城”和“禁城”之间的故事远没有钱钟书老先生《围城》里的精彩,但又远比《围城》里的实在
  

  中新网云南新闻2月3日电 题:返岗路 护城人

  作者 朱边勇 张仁韬

  进城的人们

  2月1日一早,家在龙江边的匡啟简单收拾行李后坐上姐姐的车,第二天是他到岗上班的日子。匡啟在南方电网公司上班,是一份让家里人觉得体面,也让他收入不错的工作。因为班车停运,姐姐担心弟弟在路上折腾,于是亲自驾车“护送”匡啟返岗。

  家住腾冲市马站乡的邵维佐已年过半百,天刚亮过,他便将头天收拾好的行李装车,和需要做化疗的妻子驱车前往芒市。因担心自家的车不是德宏牌照下不了高速进不去芒市,他心存“侥幸”,选择绕道梁河县走芒那公路进芒市。

  勐养江桥地处芒市、梁河县、陇川县交界,往日热闹的江边鱼馆基本都已停业。寸德斌和妻子坐在路旁,偶尔交流几句,两人已经刷了一个多小时的手机,他们身后是江东乡村民摆的土特产摊位。寸德斌的妻子在德宏州人民医院上班,2号是她到岗的日子。由于没有及时看到需要开具单位工作证明方可进入芒市的通告,他们并不能证明自己在芒市工作,而距离单位办公室上班的时间还有好一会。

  离寸德斌和妻子不到2米的地方停着一辆云N的车,梁河遮岛镇小伙梁其庄焦急地给他所在的单位打电话,已有7个月身孕的妻子疲倦地坐在副驾驶位上。第二天,他要开始节后的工作,妻子也到了再次做产检的时候。

  护城的他们

  “我现在南天门执勤点,一会去勐养江桥执勤点,今天我都在那里。”简单几句话后,芒市交警大队大队长杨飞便挂了记者的电话。

  龙瑞高速公路通车前,南天门是进出芒市的必经之地,现在,离南天门不到20公里的龙瑞高速芒市口是外地车辆进入芒市的最主要路口。芒市城郊派出所副所长陈志刚早早来到这里,上午8点,他准时接过同事的班。和他同时交接班的还有特警及州妇幼保健院、芒市镇卫生院的医护人员。

  从有名的史迪威码头往畹町方向走不远便是德宏州公安局和德宏边境管理支队的噶中联合查缉点。2019年,德宏数起重大走私案便是在此查获的。太阳辣了起来,眼看快到换岗时间,全副武装的民警沈云涛心想“终于可以脱下重重的‘武装’凉快一会了。”

  像所有普通人一样,平平静静的过生活,全家人安安全全度过这次疫情是匡啟、邵维佐、寸德斌、梁其庄他们眼下最现实的幸福。严格排查每一辆车、每一个人,不让任何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的人员和车辆进入人口密集城区,是杨飞、陈志刚、沈云涛及所有一线执勤民警、医护人员当前相同的工作。在这个初春的时节,“进城”和“禁城”注定成为他们人生中挥之不去的记忆,爱情、亲情、友情和职责、坚持、时光交织在一起,编成疫情防控的曲子,奏响在各个路口。

  故事

  “请靠边停车,出示证件、测量体温。”匡啟和姐姐被陈志刚和同事拦了下来。“我家弟在芒市上班,明天就要到岗,拜托你给我们过一哈嘛。”在听到民警“请你们原路返回。”的话后,匡啟姐姐慌忙解释到。“带单位的工作证明了吗?”“没有带啊,他真的是在南方电网上班。”“如果你们一定要进去,那赶紧联系单位开具证明、盖章,等我们核实后才能让你们进去。车就停这里吧。”“好,我马上和单位联系。”随后,匡啟拿出手机给单位同事打电话联系开具证明的事情。

  一辆从遮放开来的车停下,芒市镇卫生院医生按照程序给驾乘人员测量体温。“是不是开空调了?你们下车到那边用水银体温计重新量一下腋下体温。”看到体温仪上显示38.7度,陈燕芹赶紧叫开车的女子和她母亲下车重新测量体温。在不远处的陈志刚听讯后和其他民警迅速来到车边,体温高可能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在离陈志刚200米左右的地方,一辆红色奔驰SUV被拦了下来。“我媳妇快生了,羊水破了,赶着去医院,这是病历本。”驾驶员急促地对执勤的雷泽孔等民警说道,副驾驶上的孕妇露出难受的表情。

  “36.5度,体温正常。”经过2次水银体温计的腋下体温测量,遮放母女让在场人员长舒了一口气。“我们先量一下体温。”雷泽孔和同事一边核对奔驰车递过来的病历本一边帮他们测量体温。“赶紧去医院,开车慢一点,记得戴口罩。”在核对清楚车主情况、测量完体温后,奔驰车顺利通过了关卡。

  因为车牌是外地的,邵维佐“理所当然”的被拦了下来。“我媳妇要去州医院做化疗,这是病历本。”他递过病历本给杨飞说道。量过体温、检查过病历本、核对过信息后,杨飞确定邵维佐和妻子确实需要到芒市去。“拿着证件到那边登记一下,完了你们就过去吧。”杨飞对邵维佐说。

  眼看就快到下午2:30了,寸德斌和梁其庄不停刷新着手机信息,等待单位同事发来工作证明。“针对一些特殊情况,比如刚才要去做化疗的外地人,或是在芒市工作但不是芒市户口,又必须返回芒市的人员,我们在核实工作信息、确保没有发烧等症状,核对近期人员轨迹等情况后,会给他们放行。一些不是非去芒市不可的人员,我们原则上是坚决劝返。特殊时期,我们不敢有任何一丝丝的松懈。毕竟,我们身后是几十万人的芒市人,我们的职责是尽可能的保他们平安。”杨飞说。

  正准备换岗休息一会的沈云涛见一辆车没有到路上接受过关检查而是停到了营房旁边,立马“冲”了过去。“你们是干嘛的?”他语气很严厉。在记者说明来意并出示相关证件后,沈云涛换了个脸色。但严厉、严谨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他工作的卡点日常工作是缉私和打击违法犯罪,疫情出现后,这个卡点增加了排查疫情的工作。“6天没进城了,吃住都在这里。”“想孩子了怎么办?”“只能和孩子视频啊,还能咋办?现在全州的同事都在一线,大家一样辛苦,职责所在,我们必须坚守。”我深知与孩子只能在视频里相见的滋味,我明白手机屏幕不能带给孩子父母的温暖。如果孩子们能看到,我希望他们明白,他们的父母在做着一件不起眼但是了不起的事情。

  记者离开时,匡啟、邵维佐、寸德斌、梁其庄都顺利的进入了芒市,杨飞、陈志刚、沈云涛等人还在卡点上工作。

  一场特殊的战役,“进城”和“禁城”之间的故事远没有钱钟书老先生《围城》里的精彩,但又远比《围城》里的实在。正如邵维佐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特殊时期确实要这样做,这样是对我们老百姓最大的负责。”也正如杨飞所言“我们身后是几十万人的城市,我们的职责保他们平安。”

发布人:李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