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敬佩!德宏这家人三代“以路为家”...

2018-08-31
来源:德宏网
核心阅读现年85岁的“护路神”杨仕明老人,其父曾亲自参与滇缅公路修建,现在杨仕明两个孩子也是“公路人”,一家三代筑路、养路、护路,“以路为家”
  

  在滇缅公路修通80周年之际,记者在地处西南边陲的德宏州芒市探访到一位滇缅公路筑路人的儿子,现年85岁的“护路神”杨仕明老人,其父曾亲自参与滇缅公路修建,现在杨仕明两个孩子也是“公路人”,一家三代筑路、养路、护路,“以路为家”。

  杨仕明老人出生于保山市施甸县,现居住在德宏州芒市。见到杨仕明老人时,老人家精神矍铄、声音洪亮。

  杨仕明出生于1934年,据他回忆,他的父亲参加筑路时是在1938年,寨子里每次出去修路都有60人左右,每家至少1人。当时他只有4岁,他和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跟随父亲到修路地方玩耍。尽管他还小,但知道父亲一直冲在一线,挖土、开山放炮、碎石头...

  ▲资料图来源网络

  滇缅公路所经路段的80%是崇山峻岭,杨仕明老人的家背后就是滇缅公路必经之地,“我们洋邑坪村,公路就从半山过,修路时开山炸石,碎石可以飞数里远,甚至打到我们村的民宅。”在放炮开山、炸石的时候,飞溅而出的石头把寨子房屋砸的稀巴烂,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据杨仕明老人介绍,修筑滇缅公路时,环境恶劣、吃不饱、穿不暖,加上修路工具仅凭铁锹、扁担、锤子、钻子、铲子、锄头等用修路人的双手挖,以至于当年筑路大军,或疫病、或事故、或饥饿,死者较多。

  他后来听父亲说起过,当年筑路常常会遇到塌方,十分危险。修路人时常会被坍塌的土方掩埋在大山里。杨仕明老人说,尽管知道筑路危险,没有人心存放弃的念头,所有人的想法是“这条路一定要打通到缅甸,路修通后抗战物资才能运进来”。

  在他父亲的耳濡目染下,他也跟参加筑路的百姓一样,清楚的知道,修筑滇缅公路是为了打败日本人,路修通的时候沿途老百姓都非常高兴。

  “通车后不养路是不行的,于是又组织人养路,我的父亲任班长,当时的养护班叫非班,为什么叫非班?不是天天在路上养护,因为当时不成建制,通知到了才去,养护完成又回家做农活,而且养护的路段还长,从707到麻栗寨得有30余公里,所以才称之为非班。”当时他8岁,一起帮着运送挖路的土方,然后用簸箕和竹篓送到工地。

  杨老回忆,滇缅公路是日本人还未(从缅甸)打进来就修的了,后来日本人侵略进来。“幸亏把惠通桥炸了,才阻断了日军,不只是炸惠通桥,之前修的路全部挖烂,每一两百公尺便挖断,让汽车无法通行,汉奸回去报告后,日军甚至专门炮轰破路的人。”杨老说,当时炮弹掉落到他们村子,十余枚炮弹后来种田时被挖出,弹头尖尖的。

  杨仕明老人的父亲从滇缅公路“修路人”到“养路人”。受父亲的影响,他也曾“三进三出”,成为了公路人。“我家养路、修路已经三代了,因为父亲总和我们说公路的重要性。”杨老说,现在他的两个孩子也是“公路人”。

  在1964至1966年期间,杨仕明曾被调派到越南支援修路。据他回忆,他们自带干粮、柴火以及盖房子用的茅草、支架等前往越南无偿支援,一干就是两年。1966年回到云南省昆明当了工程处组织科科长,正因为这样,在“文革”期间受到了一定的冲击。直到1979年,他任芒市总公路段总段长。

  杨仕明的晚年幸福而平静。据他爱人说,杨老平时身体不太好,每天都下楼锻炼。说起生活,杨仕明老人很幸福,“我家三代都是公路人,我很知足。”

  他爱人告诉记者,杨仕明老人听闻有人要来探望,一清晨就摸索着起来,坐在家里等候,意在期待更多年轻人了解当年岁月,不忘那段悲壮历史。

  临走前,杨仕明老人和我们一一握别,“感谢你们耐心听我讲故事,并让更多人了解过去、了解历史。”这时,杨老眼眶是湿润的。(德宏网 叶静雪 李武周)

发布人:叶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