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德宏94岁滇缅公路筑路人带你重忆峥嵘岁月

2018-08-29
来源:德宏网
核心阅读记者探访了居住在芒市一位曾参与修筑滇缅公路、现年94岁的赵有明老人
  

  在滇缅公路车80周年之际,德宏州委宣传部组织开展「寻找滇缅公路筑路人」纪念活动,活动公告经“掌上德宏”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社会各界热切关注。按照热心网民提供的线索,德宏网记者陆续对滇缅公路筑路人进行了探访。

  2018年8月23日,记者探访了居住在芒市一位曾参与修筑滇缅公路、现年94岁的赵有明老人。

  “做饭、浇花、读书、看新闻...”是赵有明老人每天必做的事。看到我们的到来,靠在椅子上的他利索的站起来,张罗着大家坐下,看得出来,赵老精神状态不错,说了拜访用意之后,老人家表示乐意讲述关于他83年前的筑路经历,回忆那痛彻心扉的日子。

  12岁参加修筑滇缅公路

  赵有明老人今年94岁。他生于保山市乌龙乡,在他出生地的高山背后,是从怒江峡谷盘旋而上的滇缅公路。

  赵有明还记得,他12岁参加修滇缅公路,最少去了有半年的时间,从保山到修路的地方,要步行半天。“早上天蒙蒙亮就出工,太阳落山才收工,一个村修一段,各村完成任务。”赵老如是说,当时在缺乏现代机械的情况下,在原始密林、高山峡谷间,他们用手一寸一寸将路抠出来。

  图来源网络

  说起当年修路的情形,赵老清楚的记得,一路上密密麻麻的人弯着腰,仅凭着锄头、簸箕,一寸一寸朝前挖。“自己带着米,有条件的带点干菜,没条件的只能开水泡饭,要实在没有办法,卖东卖西也得凑够半个月的米带着去。”赵有明老人说,遇上下雨天,会有山石滚下来,土石挖开后下雨又堵起来,又得挖几天,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更有甚者,滚石压伤、压死修路工人。

  滇缅公路的路面需夯实,坚硬和加牢固,可只有5吨重的石碾子来当压路机,人们在石碾子上缠上绳子靠人力拉,来碾压成坚固、硬实的路面。“30人左右拉着几吨重的石碾子,反复碾压新铺的路面,让它平整。”赵老回忆,石碾子上缠好的绳索经常会突然断裂,石碾子就自动猛烈向前滚动,前面筑路人来不及躲开,往往会被石碾子压死。

  “每天至少有2人死亡被抬走,看到这种情形,心里很害怕,但不敢有丝毫懈怠。”赵有明老人介绍,当时条件艰苦,吃不饱,加上超负荷的劳动,好些人走路都是颤颤巍巍的,来一阵强风都快站不稳。

  来源网络

  没有一分报酬,只有一个信念:“打日本人”

  “1938年派工修路,每家至少1人,一次去半个月,村里人轮流替换。”赵有明老人说,那时人们根本无法意识到修这条公路将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上扮演一个什么样的重要角色,后来看报纸才知道,这条路修到缅甸,帮助输送物资,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赵老在极其艰苦的筑路环境中存活下来,“修路的那些日子,尽管每天活在危险、病痛、饥饿中,但工人们都很卖力。”据他回忆,一起修路的人,有的被山石砸死,有的病倒,有的被泥石掩埋...

  来源网络

  中国人用双手创造奇迹。“当时连美国人都佩服中国人,说中国人连工具都很少,更不用说机械化了,一年就修通滇缅公路,是全世界任何其他民族都办不到的事,令人敬佩”。说到这里,赵有明老人提高了嗓门。

  “我是幸运的,看到了新中国”

  那一段与死亡同行的日子,最痛心的是,1940年10月起,滇缅公路修通后不到6个月时间里,日寇侵略者就派出飞机轰炸达400多架次,日寇侵略者并围着滇缅公路四周疯狂的进行了无数次的激战。“那年我17岁,侥幸活了下来。”赵有明老人说,在轰炸保山时,他父母亲以及弟弟妹妹相继去世。

  “从修建滇缅公路到后来参加工作,我的人生都是坎坷的。”赵老回忆,过去83年时间里,有近一半年岁是困苦的。

  抚今忆昔,95岁的赵有明老人说:“当年一起修滇缅公路的同乡人,就剩我一人。我是幸运的,看到了新中国,晚年也很幸福。”

  铭记历史是拥抱未来最好的姿态。当年,如赵有明老人一样的20万筑路人,他们靠着瘦弱却顽强的身躯一步一步的向前梛着,不断掘进出了滇缅公路。(德宏网记者丨叶静雪 包俊峰)

发布人:叶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