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大等喊

2018-05-07
来源:德宏网
作者:夏阳
核心阅读大等喊,是瑞丽的一个傣族小村寨。
  

  【大等喊情感】

  数年前,我的导师施惟达先生在帮我作博论选题时,自己最早报的是景颇族跨境民族文化研究,终因选点不够典型未获通过。后导师提出了选取傣族佛寺文化研究的建议,并提出可以大等喊为田野调查立足之点。导师提出之缘,一方面大等喊弄奘寺在南传佛教中是较为有影响力的一座佛寺,另一方面,大等喊是“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瑞丽中的最美丽的地方,多年来许多作家和学者对之研究,具有典型性。在经历了长达四年的收集、整理数十万字的材料,并进行了头昏眼花的撰写工作后,才知大等喊其实与自己早已有缘,选题后自己所至的工作部门科技局,曾十余年联系挂钩大等喊扶贫攻坚,单位同事与大等喊村民有着弟兄情谊,这为调研培育了肥沃土壤。查阅过去曾写和发表过的一些东西,才知很久以来,自己早已情系大等喊,大等喊曾以其独有的一种魅力曾深深感动过自己,也才有自己出自于心的呼唤:“唉,真想在大等喊长长地住些时间”。下文《大等喊》,曾发表于云南日报“花潮”,并被录入散文集。大清早在继续撰写论文阅读材料时,再读之,再次感知了大等喊的魅力。

  其实,无论是写作还是写论文,只有对之有情,与之相融,才能写出自己独有见地的东西,也才能体现其价值和魅力。我希望自己的研究的大等喊论文,能有许多自己见地的东西。

  感谢我的导师施惟达先生。

【大等喊】

  大等喊,是瑞丽的一个傣族小村寨。除夕前的一个夜晚我们一家入村作客,投宿一傣族老爹弄(大爹)家。当我们乘车行百里而至,时已过凌晨。明月朗照,田园村寨沉寂在朦胧的夜雾中。老爹弄时已人寝,闻声披衣下楼,为我们发燃盆火,热洗脸水,烧做晚餐。待我们饭饱茶足,老人又忙着上楼,铺床挂帐。围着热烘烘的火盆,望着不肯让我们动手的老人,默默为我们忙出忙进,心不安却又很暖。夜里,睡在冬暖夏凉的傣家竹楼,听着夜风轻叩竹窗的节奏,想着天明后游寨的风情,不知不觉落入了梦乡。

  清晨,雄鸡嘹亮的引歌唤醒了我。寨中成百的群鸡,如忠于职守的号兵,竞相为勤劳的主人啼鸣报晓。又如群英荟萃的歌手,在展开声势浩大的拂晓大决赛,赛手们蹬足引颈,豪迈地拍击上几把健翅,昂首就是一首歌,一直唱到身热冠紫。这片的还未尽兴,那一片又交织着抢上来。歇在竹林深处的百鸟,也“叽叽喳喳”闹起来了,似为鸡友助助阵。不到大等喊,你不会得此感受。

  天,朦朦才见亮色,念着进寨探景,着衣悄然下楼。想着自己起得很早,下楼才知,赛中百姓早已出工,村里男女老少,挖地的,插蔗苗的,扯地膜的,编织了一幅和谐的劳动画卷。许多青年夫妻, 背着心爱的孩儿耕作,孩儿柔嫩的脸,叫晨风拂得通红,但无论大人如何动作,酣睡稚童唯有甜笑。大年三十,劳作成性的傣家人,依旧舍不得如金的时光。爹弄砍完了一堆蔗苗,坐坐着拖拉机下地去了。我沿了乡村土路,在秀丽的傣村逛了起来。

  “大等喊”,傣语意为“藏金的窝子”,事实上,这里虽不地藏金子,傣家人的世代勤劳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却使大等喊成为了富庶的鱼米之乡,并以景色秀美扬名。中国许多著名导演为之动情,千里来此拍摄了《孔雀公主》、《滴水观音《西游记》、《毛孩》等电影外景。飘曳的风尾竹和秀逸的万年青,成为了寨子四季常青的主题,寨中的每一家每一户,都是花之园。每座竹楼,均群丽簇拥,有月月季、玫瑰、鸡冠花、粉团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奇葩,织成道道花墙,映衬着竹楼里亭亭玉立的傣家少女。竹楼后则有百果园,入之,桃树、梨梨树如正待出嫁的新娘,浑身插满鲜花;李树已孕育了爱情之实,羞涩地打着朵儿;麻麻苍蒲则坠满了树瓜果,沉甸甸如大肚子媳妇,正寻了竹棒支撑累腰。

  当然,大等喊最有特色的当数柚树,大等喊是有名的柚子王国,盛产的金柚,以肉嫩味鲜弛名。大等喊柚子一上市,便便让其它柚子失色。这柚子里,也有了许多动人的故事。相传曾有远客,慕名前往大等喊,想想采摘树枝上新鲜的金柚。进了傣家,热情好客的主人,递烟上茶,摘下柚子让之品尝,并介绍给客人,说自家柚子不算是最好,张家李家的才是,若去尝了,不满意再来买。到到了张家李家。也都如此。市场经济时代,客人对之难以理解,却为傣家人的纯朴善良深深感动,客人的收获,远远胜过了得柚。

  日渐渐升高,妻已催着打道回家过年,向主人婉言相辞,主人杀鸡割肉,殷殷相待。饭足酒酣,正待起程,老爹弄让儿子扛来一袋自产的香软米又和咩吧(大妈)各举了一根长竿进园,要送我们一些柚子。因竿短,不及树尖好柚,老爹弄不由分说上了袖树,浑浑圆沉实的金柚,“扑嗵扑嗵”地坠落。望着年迈的老爹弄在树枝上摇摇晃晃的艰难之状,我想起夜里,怕我们看不清路,爹弄在楼道上一一点烛细心的样子。我们是来休闲的客人,是没有什么可以相求的普通朋友,当这里的人间之情,没有丝毫污染。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我这时才理解不知背通过多少次的陶渊明诗句。或许,只有居于美丽的田园,生活于纯朴善良的百姓之间,才能复得自然,悠然闲适地淡漠那些扰人的利禄之心。

  唉,真想在大等喊长长地住些时间。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发布人:何真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