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滇西大反攻之血战南天门

2015-01-05
来源:中共芒市委宣传部
作者:陈 述
核心阅读 引子:“青山依旧在,硝烟逝无踪,凭栏雨歇处,翠柏祭英雄。甲申生死战,南天炮声隆,郭君身许国,浩气贯长虹。”这首诗是云南省德宏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团队志愿者2010年陪同远征军郭桂丹家人拜祭所作。郭桂丹是在滇西大反攻中南天门阻击战中为国捐躯的滇西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6军新39师117团3营机枪2连连长。
  

  引子:“青山依旧在,硝烟逝无踪,凭栏雨歇处,翠柏祭英雄。甲申生死战,南天炮声隆,郭君身许国,浩气贯长虹。”这首诗是云南省德宏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团队志愿者2010年陪同远征军郭桂丹家人拜祭所作。郭桂丹是在滇西大反攻中南天门阻击战中为国捐躯的滇西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6军新39师117团3营机枪2连连长。

  南天门,传说中的仙境之名,留给人无限的遐想。《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所说的南天门就是位于滇西重镇龙陵和“黎明之城”芒市的交界处,平均海拔高度在1600米以上,站在南天门隘口,立足环顾,蓝天白云,苍翠欲滴,周围张金山、三关坡、大坡头、双坡、锅底塘诸山头簇拥其间,滇缅公路蜿蜒曲折通过南天门隘口。南天门的地势既高于北面的龙陵县城,更高于南面的芒市,是这条抗战生死线的咽喉,乃兵家必争之地。70年前的南天门炮火纷飞,在这里志在收复国土、驱倭杀敌的滇西远征军和力求挽回颓势、营救残敌的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硬份子展开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之战。

  1944年5月开始的滇西抗日反攻作战,主要战场大致集中在松山、腾冲、龙陵三地,这是日军第56师团在滇西三角防御体系的三个支撑点。盘踞在怒江以西的日军主力为日军第56师团,下辖113、146、148三个步兵联队,另外还包括工兵联队、炮兵联队等共计2万多人。该部队隶属于日军缅甸方面军第33军团。对于这三地之间的关系,一名在龙陵战场幸存下来的日军主计军官(后勤会计人员)石川颱一,曾在其回忆录中形象地绘图比喻其为“双头龙”:松山——以第113联队为核心的“拉孟守备队”、腾冲——以第148联队为核心的“腾越(腾冲旧称)守备队”是两个“龙头”,龙陵以西沿滇缅公路延伸到芒市、遮放、畹町,为“龙身”,故第56师团代号为“龙兵团”。

  为什么日军56师团部驻扎在芒市,而不是靠前至龙陵呢?是因为日军第56师团长松山佑三中将在视察龙陵、松山等地防务后,就对三个地方的名称大为不悦。一是日军占领的松山,与师团长名字重合,且为了构筑坚固的要塞,整个松山内部大部都被掏空,松山佑三仅仅只是陪同日本南方总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和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中将视察松山阵地后,未再来过;二是56师团号称“龙兵团”,龙陵的含义为龙的坟墓,“龙兵团”葬身于此,一语成谶;三是龙陵城郊有一座寺庙为伏龙寺,且还是城内西南位置的一个制高点,松山佑三登上寺庙后,闻听此名,更感心忧,但这位中国通随即将寺庙名字更名为云龙寺,希望借此能风云际会,助龙腾飞。以上三点,恰恰就是暗示龙陵战役就是日军56师团的终结地,滇西日军的结局简直是命中注定。

  正因为如此,松山佑三将前任渡边正夫设置在龙陵的56师团部移至芒市。芒市北有南天门山峰阻隔,东有怒江包围,西有龙川江封锁,相比较,南边通往的缅甸路途较近,虽有36道水和三台山、黑山门等山岭阻隔,但山不高,水不险,便于物资输送和战败撤退。

  1944年5月下旬,在保山马王屯的滇西远征军总指挥卫立煌将军冷静的分析战局。由于我20集团军在高黎贡山前线向日军发动猛烈的攻击,迫使驻守龙陵、松山、腾冲的日军不得不在有限的兵力中抽调精锐,前往高黎贡山营救被困的日军。鉴于此,龙陵方向的日军兵力空虚,暴露于我第11集团军面前。卫立煌果断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命第11集团军全面出击,进攻松山、龙陵、平达、芒市。这一记左勾拳就掀开了滇西反攻由局部作战为全线开花、多点出击的序幕。5月29日,第11集团军作为滇西反攻左翼,从攀枝花、毕寨各渡口过江后从南北两路攻击龙陵、松山。

  如果说龙陵是日军56师团的咽喉部位,那么芒市就是它的心脏,其中在二者之间的南天门一线阵地就是日军的“七寸”所在。龙陵城海拔高度为1540米,芒市城的海拔高度为920米,横亘在二者之间的南天门隘口附近的高地群峰张金山海拔高度为1657米、三关坡为1821米、大坡头为1686米。滇缅公路南天门段是芒市与龙陵之间的制高点,此处隘口居高临下,前去芒市,一马平川,无险可阻;后扼龙陵,兵锋直逼城下,实为滇缅公路的生死节点之一。在远征军全面反攻后,因腾冲、松山、龙陵等地日军准备充足,堡垒坚固,即使我军人数占优,但不可能速战完成,故此开战后,我军进展缓慢,伤亡较大。为继续对日军施加更大的压力,卫立煌将军瞄准了南天门诸阵地,占领并固守之,前方可俯瞰56师团部,威胁敌方首脑安危,后面包抄龙陵守备队的后路,更为重要的是切断了日军后方输送战略物资的生命线,龙头松山和腾冲就会面临无援被屠。卫立煌将军立即下令给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派出有力部队前进到南天门附近,侍机占领附近高地。

  全面考验滇西远征军左集团军的时刻到来了,仰攻松山、围攻龙陵、近攻平戛(今称平达)、奔袭南天门,第11集团军四面出击,铁血亮剑。

发布人:q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