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德宏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一)

2009-05-25
核心阅读 德宏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贡献 第一部分 万众一心赴国难 日本帝国主义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推行侵略扩张的战争政策,企图侵占中国、称霸世界。
  

德宏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贡献

第一部分 万众一心赴国难

  日本帝国主义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推行侵略扩张的战争政策,企图侵占中国、称霸世界。1927年6月,日本田中内阁召开的“东方会议”就是一次发动侵华战争的重要会议。其间,当任日本内阁首相的田中义一向日本天皇呈奏的《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即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就公然宣称“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确立了以“满蒙”为侵略基地的称霸战略和侵略中国的具体方针。日本政府从确定了侵略中国的“根本国策”后,就加紧了种种武装入侵中国的准备工作。1931年6月,日本陆军部制定了《解决满洲问题方策大纲》,决定“采取军事行动”,7、8月间,日本关东军参谋部认定“要立即动手”,9 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岛东大队川岛中队自行炸毁南满柳条湖一段铁路,嫁祸中国军队,并以此为借口,突然袭击中国驻军,同时炮轰沈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9·18”事变。由于当时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采取对日不抵抗政策,日本军队猖狂地于9月份占领辽宁、吉林,1932年2月占领哈尔滨,在短短4 个月时间内整个东北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全部沦为日本的占领地,东北人民陷入亡国奴的水深火热之中。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驻丰台的驻屯兵第一联队第3大队的第8 中队,以部队演习时1 名士兵失踪为借口,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国军队的拒绝,便以优势兵力向宛平城大举进攻。中国驻军29路军的爱国将士冒着猛烈的炮火英勇奋战,打退了日军的猖狂进攻,歼灭了卢沟桥附近的一小队日军,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军调集关东军、朝鲜军、航空兵团组成重兵,分三路进犯华北,进军入关,先于7月29日后攻陷天津,又于8月8日占领北平。北平、天津沦陷后,日军兵分三路,大举向华北腹地 和黄河以南地区进攻,先后攻占山西太原、河北石家庄、陕西西安、山东济南等地,华北地区大片国土又被沦陷。日本侵略者在大举进攻我国北方领土的同时,又把战火烧到长江以南地区,于1937年8月13日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发起对上海的进攻,11月12日占领上海、13日攻陷南京, 继后先后占领浙江杭州、江西南昌、安徽合肥、广东广州、湖北武汉、海南岛、香港,使大半个中国国土成为日本的占领区。日本帝国主义在侵略中国的过程中,始终以极其野蛮的残酷手段屠杀中国平民,仅1937年至1940年间就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平顶山惨案等500多起百人以上人的集体大屠杀,给中国人民带来惨绝人寰的大灾难。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在“7·7”事变发生的第二天,7月8日,中共中央就通电全国拥护29军抗战,主张发动全民族立即对日抗战。7月15日又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按照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要求,把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迅速开赴抗日前线投入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蒋介石在全国人民抗击侵略、保卫国家强烈呼声的推动下,发表谈话表示“关头一到,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便只有拼全民族的生命以求国家生存”,决心在华北同日本侵略者决战,中国的抗日战争从此全面暴发。北平、上海、南京、武汉、重庆、昆明各地民众纷纷上街示威游行,掀起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

  远在祖国西南边疆素有反帝爱国传统的德宏的各族人民,在国难当头的危急关头,表现了极大的爱国热情,1938年1 月3日瑞丽弄岛的各族群众纷纷走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示威游行,群情激奋的各族群众高呼“坚决拥挤抗日!”、“打倒日本侵略者!”等口号,围观群众纷纷加入游行队伍,体现了各族群众同仇敌忾的爱国精神。华侨侨民学校的师生也走上街头,向各族群众进行宣传抗日救亡的演讲、文艺演出,赤子之心感人肺腑。

  在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中,抵制日货是表达各族群众抗日义愤的重要举动,畹町海关在边境口岸设立了关卡查禁日货,不许日货进入国内。爱国商人也把经营的日货全部堆到街头公开进行烧毁,以表示爱国抗日的行动。各族边民以及民族上层爱国人士为了支持全国的抗战,主动在街头进行抗日募捐活动,认购抗日救国公债。当国民政府决定修筑“滇缅公路”时,德宏各族人民以艰苦卓绝的牺牲精神和无怨无悔的爱国激情,参与滇西各族人民,在短短9 个月时间里,用血肉筑成了被称为“抗战生命线”的滇缅公路,协助自愿回国参战的3000多南洋华侨机工,赶运国际援华抗战物资,为支持了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些举动,体现了德宏各族人民万众一心共赴国难的民族爱国精神。

  在欧洲以希特勒为元首的法西斯德国,为实现侵略扩张、瓜分世界的野心,于1936年11月25日与日本、意大利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结成侵略同盟“轴心国”的法西斯阵营,妄图东西配合称霸世界。1938年3月德国出动3个机械化陆军和空军悍然入侵奥地利,吞并了这个有700万人的国家,随后又以“闪电战”相继侵占了捷克斯洛伐克、波兰、法国,芬兰、荷兰等西欧国家,并向前苏联发动了猖狂的进攻。德国入侵西欧得手后,又企图强渡英吉利海峡入侵英国。英、法、荷在东南亚的殖民统治受到削弱,日本认为南进时机已经到来,企图趁机夺取英属新加坡、法属印度支那和荷属东印度的亚洲殖民地,以日本为核心、日、满华为基础,包括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广大地区 在内的“大东亚共荣圈”。为排除美国的“干扰”,日本军国主义悍然于1941年12月7日发动了由山本五十六海军上将指挥,由南云忠一海军上将率领6艘航空母舰和20多艘军舰、400架飞机组成的袭击队,偷袭了美国的珍珠港,使美国太平洋舰队 在珍珠港的20多艘军舰遭到重创。12月7日,日本天皇发出对美国的宣战诏书,被日军偷袭珍珠港的炸弹爆炸声惊醒的美国总统罗斯福,终于改变了自二战暴发以来隔岸观火的态度,于12月8日由国会宣布了对日的宣战书,同日,英国也宣布对日宣战,12月9日,中国国民党政府也在中日战争进行4年以后,正式对日宣战,同时对德、意宣战。接着,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等20多个国家也相继对日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演变成一场全球性的大规模战争。随后,美国、苏联、中国、英国等26个国家在华盛顿签署了《联合国家宣言》正式形成国际反法西斯同盟。1月3日,根据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建议,成立了包括中国、泰国、越南在内的中国战区,由蒋介石担任最高统帅,中国的抗日战争从组织上成为了世界反法西斯战线的东方主战场,中国的抗日作战更直接地配合了英、美军队的作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为了切断连接中国与英美盟国惟一的陆上交通线“滇缅公路”,实施了代号“断”的战略作战计划,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就以闪电般的速度占领了南亚和太平洋15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泰国等国相继沦陷,美、法、荷4国过去100多年取得的殖民地全部被日本夺去,日军又于1942年4月展开了对缅甸的进攻。由日军第15军司令饭田祥二郎率领4个师团约9.5万人、飞机250架,从泰国出发,攻陷缅甸仰光后,分三路北犯企图占领全缅甸。英美需要遏制制日军在东南亚和南太平洋的进攻势头,中国也急需得到盟国物资援助以维持抗战,当时盟国援助中国抗战的军械、弹药、汽油、载重汽车、铁路材料等战略物资都要由缅甸经滇缅公路运送到国内抗日战场。从战略上讲,确保这条通道的畅通,对于中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在这样 的情况下, 1941年12月23日,中英双方在重庆签订《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蒋介石于12月命令第5军、第6军、第66军共10万余人组成的中国远征军,由盟国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和远征军司令罗卓英指挥,在缅甸仰光即将陷落之际,英方求援先后入缅支援英军作战。

  10万远征军沿着滇 缅公路,跨过畹町桥赶赴缅甸抗日战场,德宏各族人民箪食壶浆欢送远征军入缅参战,热烈场面感人至深。远征军200师官兵在戴安澜师长的率领下,一马当先,率师直抵东瓜,与英军换防后,随即投入阻止日军进攻势头的战斗。由于当时其余部队进展较慢,200师形成孤军深入之势。为阻滞日军前进,策应英军作战,掩护第五军及其他部队主力集中,200师只能与敌人决一死战。戴安澜将军在部署已定后,即立下遗嘱“为国战死,事极光荣”,并要求各级长官依此办理。在师长的带动下,全军作战土气高涨,3月19日当日军五十五师团向200师发起进攻,受到200师官兵的重创,后来虽然多次派遣部队进行增援, 并用飞机掩护、装甲车开道,进攻的兵力超过200师数倍,但在200师官兵的英勇抗击下,所守的阵地仍然岿然不动。日军在东瓜正面久攻不下的情况下,由敌探 带路从小路窜到东瓜北面,使200师三面受敌,日军飞机轮番轰炸、施放毒气,200师全体将士英勇抵抗,仍然坚守住了阵地,直到完成阻击任务,才奉命退守平蛮纳,只留给了日军一座空城。在这场战斗中,200师消灭日军5000多人,以巨大的战绩获得战斗的胜利。消息传来,大振了中国的国威和军威,世界反法西斯阵线也为之感到振奋。4月17日,日军33师团214联队占领缅甸仁安羌,英缅第一师和装甲旅7000余人陷入日军重围。远征军66军新38师118团急驰增援,与日军激战两昼夜,经过浴血奋战,终于夺回了仁安羌,解救出被日军围困的英、缅军7000多人。但由于英军司令一再拖延中国远征军入缅布防的时间,远征军仓促入缅应战,加之英、美、中三方统帅指挥上的矛盾,致使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损失惨重,戴安澜师长战死沙场,10万远征军只有4万人回到国内,6万牺牲的远征军将士英勇捐躯,把忠骨埋在异国抗日战场,留下了一段荡气回肠悲壮的抗战史话。毛泽东主席在为戴安澜题写的挽联上称赞道“”

  在全面抗战暴发时,作为守士一方的德宏少数民族领袖的土司们,始终没有忘记作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的爱国爱乡情结,在各族民众抗日救亡运动中,土司都表现了积极的态度,一致拥挤全民抗战。盈江干崖土司、民主革命先驱刀安仁之子刀京版在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时,就随同第五军军长杜聿明前往缅甸同古一带作战。被杜聿明委任为少将参议,为充分发挥刀京版在国内民族地区的影响作用,派他参与保卫当时建在瑞丽雷允的飞机制造厂,刀京版欣然从命,一面履行警卫雷允飞机制造厂的职责,一面写信给干崖司署和陇川、盏达、户腊撒等地的土司,号召各地组织义勇军准备抗击日本侵略军。各地土司接到刀京版的信后纷纷表示“为抗拒淫虐,保护桑梓,应该成立自卫队,将来国军到达,我们也好帮助他们消灭敌寇”。各土司都组织了一支义勇队,公推刀京版为司令,称为“滇西边区义勇军”。

  当日军1942年占领畹町、芒市、龙陵、腾冲等地后,多数土司地区日军势力尚未到达,为收买民心,日本派员劝告土司上层投降,采取允许种鸦片、赠送礼品等手段进行拉拢利诱。德宏各地土司由于无兵力抵抗,有的躲避不见,有的迫于形势,虚与委蛇应付日军,以保辖区民众的平安,同时又在暗中组织民族自卫武装,打探日军情报提供给抗日军队,伺机阻击日军。在德宏沦陷期间,绝大多数土司都 是真心抗日,抵御外侮的,他们自始至终没有附日投降,极少数出面充当维持会长,也是权宜之计。作为少数民族地方领袖的德宏各地土司在滇西抗战中保家卫国的思想和表现是值得肯定的,民族上层中的优秀分子在日军占领期间,组织民众与日军开展各种形式的游击战斗,更是值得称颂的。滇西抗日战争所取得的胜利,有德宏爱国民族上层领袖积极的贡献。(德宏州史志办供稿)

发布人: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