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我看见了山

2017-04-05
来源:《德宏文艺》编辑部
作者:倪国强
核心阅读  我看见了山  一一读《背孩子的小女孩》  这是关于一群孩子的故事。他们不是城里的孩子,也不是广大汉族农村的孩子,他们同属一个家庭,是生活在边远大山中的景颇族孩子。不同的生存环境让他们有了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憧憬和对山外的神秘与渴望。同时在大山的哺育下,他们有着山外的孩子们所感受不到的生活情趣。这就注定了这部作品必然有着其鲜明的特征,有着一般孩子难于感受到的生活故事。  山里的孩子生活很艰苦,...
读《背孩子的女孩》
  

  我看见了山

  一一读《背孩子的小女孩》

  这是关于一群孩子的故事。他们不是城里的孩子,也不是广大汉族农村的孩子,他们同属一个家庭,是生活在边远大山中的景颇族孩子。不同的生存环境让他们有了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憧憬和对山外的神秘与渴望。同时在大山的哺育下,他们有着山外的孩子们所感受不到的生活情趣。这就注定了这部作品必然有着其鲜明的特征,有着一般孩子难于感受到的生活故事。

  山里的孩子生活很艰苦,但同时大山也丰富着他们的生活,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掏鸟蛋,摘野果,瞄蜂子,养野猪,打土电话,自己动手做玩具等等,他们和大自然融为一体,自由地呼吸着山野的空气,孩子的天性得到了充分发育。不管孩子大小,不管是自家的孩子还是别家的孩子,无论他们的个性有着怎么样的差异,但大山都慷慨地给了他们充实的生活,大山让他们变得勤劳朴实,大山让他们懂得做人要踏踏实实。

  山一层套着一层,站在山顶看出去山那边还是山,云遮雾罩中层层叠叠似乎永无穷尽,孩子们的精神世界中蓝天之下山就是唯一。当一天早上这些孩子们突然醒来,陆陆续续知道山外的许多事后,他们开始了不安,梦开始不断延伸了,他们下决心要走出去看看。在大山中,随手可取的东西很多很多,但读书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所以读书就成了孩子们最渴望的事,他们知道通往外面世界的路就藏在书中。因此作品就有了我要读书的感人故事,同时我们就看到了景颇山必定要发生的变化。

  作者玛波女士就是当年从景颇山走出来的孩子中的一个。在作品中我看到了她的影子,看到了她童年的天真与快乐,艰辛与渴望。她的性格谦和豪爽又坚强,是大山把她炼出来的,你认识了她,就认识了一个民族。孩子是一个民族的缩影,当读完了这部作品,我们对一个民族就有了了解,并从孩子们的身上看到一个民族的性格是怎样形成的。今天的孩子们都说要补钙,这部作品中就四处漾溢着活性钙,这钙是精神之钙,它会给孩子们独立坚强奋斗不息的力量。山外的孩子们看了这部作品,对生活的认识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在读孩子们的同时,我沿着作者纯朴的文字走进了景颇山,景颇人家的风情跃然眼前,那种清澈的情思像山泉般在我心中潺潺迭荡,我像走进了一个陌生而又充满亲切感的社会。一间竹楼,一餐野炊,一盏油灯,一丝孩子的微笑,甚至是看家小狗的一声吠叫,都会给我带来一种美好的惊奇,就像读到意境幽远韵味无穷的好诗一样的感觉。这些年来各地都在搞旅游,四处飘散着许许多多的风情文章,肤浅而又表面,就像是涂了一层厚厚脂粉的商品说明文,更像是无比夸张的商业广告,让你感到的不是美,而是商家搔首弄姿的推销。而作家在这部作品中并没刻意写风情,风情却不知不觉中自然流出来,像清风拂面,让我们尽缆景颇山寨这幅多彩的民族风情画卷。这得益于作家深厚的生活基础,还有对大山的丝丝眷恋和永远割舍不了的爱。

  读这部作品,我感到作者不是在刻意创作,而是在一个个静静的时空里,向我们悠悠地讲述着她童年时所经历过一段段往事。有的时候讲得轻松快活,有的时候又有些低沉,甚至还有些忧郁。这些故事并不一以贯之,把它讲得环环相扣,滴水不漏,而是在很随性中,自然道来,就像好朋友之间在聊天。这仿佛让我看到一位景颇小姑娘,在充满生机的大山上蹦蹦跳跳捡着红红绿绿的蘑菇,东一朵西一朵,不知不觉中慢慢地装满了她的那只小花篮。昨天,她带着喜悦把它交给了妈妈;今天,她带着祝福把它献给所有的小朋友。无论昨天还是今天,我们都闻到了一阵阵来自景颇山纯朴而又自然的清香。

阅读: 发布人:德宏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