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杨启文的诗十一首

2017-04-05
来源:《德宏文艺》编辑部
作者:杨启文
核心阅读  杨启文的诗十一首  钟声  日复一日,那一道光  在月光灰白的山中  在我的睡梦深处,一次次  把我从水里捞起来  捞起来  此时午夜的钟声  刚好敲了十二下  我也有过另外一种经历  比如那一个秋天的黄昏  我离开了寓居多年的边境小县城  隐隐约约的钟声  比天远  比水寒  我只想赶紧找一个小小的客栈  安顿下我的惊慌和睡眠  在长长短短的路上  我不喜欢用钟声来计算归程  我只想把那...
杨启文的诗十一首
  

  杨启文的诗十一首

  钟声

  日复一日,那一道光

  在月光灰白的山中

  在我的睡梦深处,一次次

  把我从水里捞起来

  捞起来

  此时午夜的钟声

  刚好敲了十二下

  我也有过另外一种经历

  比如那一个秋天的黄昏

  我离开了寓居多年的边境小县城

  隐隐约约的钟声

  比天远

  比水寒

  我只想赶紧找一个小小的客栈

  安顿下我的惊慌和睡眠

  在长长短短的路上

  我不喜欢用钟声来计算归程

  我只想把那一道光

  沿着水面铺开

  像是一朵白莲花

  在我的手掌上缓缓地开放

  许多年过去了

  风没有如约将我带向远方

  我的身后,除了

  三十年前的旧山川

  只剩下这些飘忽不定的声音

  而我的呼吸和疼痛

  没有谁能够带走

  当钟声再一次响起

  当栖息的水鸟突然飞起

  我不慌乱

  那些人

  那些事

  那些正在消失的声音

  我不会再向人提起

  母亲

  母亲在无人时的自言自语,总是被我不经意地听见:

  要是在从前,在缅甸……

  我明白母亲未了的心愿,她的儿孙

  对于抄经送魂的古老仪式

  已经全然忘记。这会让母亲更加的伤感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母亲,二十年

  风不定

  归途更遥远

  而我却不得不在途中,埋葬下我的亲人

  我不敢告诉母亲,我在诗歌中无数次

  深情歌唱过的

  至今没有出现。从缅甸

  到芒市,在陌生的车站

  在棕色的黄昏

  除了母亲

  从来没有熟悉的声音喊出过我的乳名

  父亲

  即使您已经宽恕了我

  我也会在寂寞的黄昏为您点亮灯火

  窗外是年复一年的流水

  年复一年倾听我慢慢的诉说

  别人很忙,您也一直保持沉默

  我是不是应该返回故乡

  去看看那

  落日下的山河

  可是父亲,不要给我答案

  在异乡

  我不想与生活握手言和

  今日,只为献诗:

  我的行云流水的文字

  我的聚散无期的人生

  赶到盈江县平原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

  在这样一个无人的黄昏,除了暮色

  不会有人在乎我

  是否回到了故乡

  十月的街头,我真的害怕

  突然碰见我失散的亲人

  在这样一个绝望的时刻

  我隐约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

  “山边水尾你不要克,

  树头树脚你不要停。”

  那是一个年龄更老的巫师,在为一个刚逝去的亡灵引路

  我也是从这座小城把父亲送上山

  那些纸糊的人,纸糊的马

  二十年前

  我也烧给过父亲

  安放父亲的山岗

  与故乡沾不上边

  我没有来得及征求过父亲的意愿

  这么多年

  父亲想要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见

  从我借宿的窗口

  看得见坟山

  一轮巨大的月亮

  正照着人世的苍凉

  献给解放初年在中缅边境走失的祖父

  那么多树

  没有我的一棵

  我自然是清楚的

  那么多人

  我一个不认识

  也不觉得遗憾

  我只是想知道

  带走了祖父的那条小路

  还在不在

  藏身的青山

  是哪一片

  月光下

  牧羊犬回来了

  祖父住在黑森林

  六十年后

  也不肯出来见见我

  畹町界河和一位母亲

  河水清且浅涟漪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那个沿着河岸为亲人叫魂的母亲

  不在乎枪声浙近

  六十年前,父亲把我悄悄背过去

  现在是儿子背着我返回

  一个长成壮年

  一个已葬身异邦

  中间隔了多少年的雨水

  我也不想去计算

  可明天真的不能再逃了,儿子

  找一处向阳的坡地

  把我埋下

  载一棵树,不要墓碑

  如果怕被别人耻笑

  可以刻上这几个字:

  “逃,是母亲一生的梦想,她做到了。”

  真的不能再沉默了,儿子

  你要立即返回家去

  我们的哭泣和叫喊

  和我的夜一样,才刚刚开始

  如果你有命活下来

  如果你放心不下我

  可以选一个月明之夜

  再充当一回父亲温暖的背

  把我的骨头背回去

  埋在子弹坑里

  沉默的蚂蚱

  是春天

  就不需要安慰

  离我一尺远的地面

  有无名的野花

  旁边有小小的坟

  没有姓氏

  山下有小小的村庄

  很久以前

  住着我爱过的姑娘

  黑夜里

  我抱着她

  起伏不定的呼吸

  她胸前的四季

  黎明走过的地方

  羊群和种子

  并不孤单

  而生活的秘密

  我不想得知

  在春天

  不要叫醒我

  秋风辞

  不必强忍泪水,在路上,如果想哭

  这往返人间的秋风,还要吹上多少年

  也无须原谅过往

  像那个叫做命运的人,该来的,迟早要来

  离开了家乡,一定有他的悲伤和理由

  不再回来,就不要打探是否找到虚构的河流

  陇川景颇园的魂

  曲子的节奏始终是欢快的

  不管秋日的夕阳

  如何的悲伤

  逝者的灵飘在天上

  他们不喜欢孤单

  他们是跳着舞走的

  他们不怕路途遥远

  只是担心

  另一个世界,没有舞蹈,也没有歌声

  读到一首唐诗

  今年春天回来的那一只燕子

  是不是去年的那一只

  它绕着屋梁飞

  不肯歇下来

  它只是有些好奇

  它不认识屋子的新主人

  小夜曲

  我的灵魂,我浪费掉的良辰和青春

  终将为一株野草让路

  但你得替我想想:在这个夜晚,谁会悄悄回到故乡

  谁会在乎我一脸的苍桑

  种草不好,因为我没有羊群

  我想种杉木,当我老了

  可以慢下来

  借着月光,为自己凿一口上好的棺材

  离开了故乡,不等于我就能够自由地在大地上漫游

  就像今夜,月亮不白

  情人不来

  沉沦的不是世界,而是我的肉身

  回响的不是雷霆

  而是我的心灵熊熊燃烧的火焰

发布人:德宏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