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小月亮

2014-07-18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金罕英
核心阅读我的故乡在盈江,那里没有特别大的山。我曾幻想大山也许是一个圆而粗的柱子,顶天立地,格外威风。至于苏东坡说的“月出于东山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完全是我无法想象的。至
  

  每个人都有故乡,那是我们熟悉、温馨的港湾,每个人的故乡都有个月亮,人人都爱自己故乡的月亮。

  可是,如果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月亮,未免显得有点孤单。因此在中国古代诗文中月亮总有陪衬,最多的是山和水,高山月小、三潭印月、井口印月等形容词不可胜数,但故乡的月亮并非如此。

  我的故乡在盈江,那里没有特别大的山。我曾幻想大山也许是一个圆而粗的柱子,顶天立地,格外威风。至于苏东坡说的“月出于东山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完全是我无法想象的。至于水,我的故乡却不少,几条小河、几个大苇坑、几条小溪,占了小村面积的一半,虽然不似“洞庭八月湖水平”,但也有一点烟波浩渺的姿态。

  夏天的黄昏我总爱在溪边的小桥上躺着,数天上的星星。有时候在大树下面点起一把火,然后把树一摇,成群的知了掉落下来,于是天天盼着黄昏早早来临。到了晚上,我和妈妈走到小溪边,我总爱抬头看天空中的一轮明月与溪边、水里的月亮相映成趣,就好像有人在水里装了灯,闪闪发亮,又像一条璀璨的天路总是无法触及。那小小的月亮映在水中,我就在一旁静静地欣赏。

  离开生活了15年的故乡后,我来到芒市读书,在芒市也可以看到月亮,但我心里始终想着家乡那条小溪里的月亮,那是我心爱的小月亮。不管我离故乡有多远,我永远也忘不掉。它虽比不上这广阔世界的大月亮,但不管它有多么小,我依然还是那么喜欢它那微弱的光,以及那微弱的光给予我的强大力量。

发布人: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