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网
客户端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区

小城·冬雨

2015-12-22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艾 华
核心阅读忽然想用一句自己喜欢的诗来形容一下冬雨,却惊异地发现,我所背过和知道的关于雨的诗句,大多为春雨、夏雨或秋雨所作,而寂寞的冬雨很少被诗人描绘。记忆中只有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清晨,走在上班的路上,几缕雨丝飘落在我的脸上,痒痒的,好像是小猫在用身上的小毛挠我,忽然一丝寒意从脚上慢慢上升到腰际,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忙将外套紧了紧。一场冬雨,为本来就有些寒冷的天气更增添了几分冷意。

  忽然想用一句自己喜欢的诗来形容一下冬雨,却惊异地发现,我所背过和知道的关于雨的诗句,大多为春雨、夏雨或秋雨所作,而寂寞的冬雨很少被诗人描绘。记忆中只有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相反,现代流行歌曲写冬雨的却很多。非常喜欢齐秦《冬雨》里那句“为什么大地变得如此苍白,天空变得如此忧郁,难道是冬雨即将来临……”,也喜欢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

  轻轻地哼着《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脑海里想象着,台北的冬天大概也跟我居住的小城一样,冬季里没有雪,只有雨。抬头仰望,雨丝从空中飘下,落在街道两旁边的桂圆树上,跟树枝“擦肩而过”后落在地上,湿漉漉的街道不时有几个人打着五彩缤纷的雨伞,身子缩蜷着走过桂圆树下,嘴里还不忘埋怨:“这天气,怎么这么冷呀?”而喜欢穿旗袍的我则是另一种心境,满是诗意的想象:一身材修长的女子,淡扫蛾眉,略施粉黛,袭一件青花瓷旗袍,撑一把油纸伞,徜徉在这百年青树下,烟雨朦胧,蓦然回首,那曼妙的身姿足以倾城,足以成为黎明之城一道亮丽的风景。

  冬雨,如落叶般的轻,似绸缎般得滑,像针尖似的细,一丝丝,一片片,密密麻麻地向大地飞洒着,洗净尘埃,润泽大地,在冰冷中让人保持一份清醒,在寒冬里留存一份诗意。

  冬季,我的小城没有雪,却赐给一场诗意的冬雨。

阅读: 发布人:jin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