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德宏网

傣剧的“前世今生”

2015-05-11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杜军 杨树忠
核心阅读傣剧是优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过去傣剧都是傣族土司和达官贵人才看得到的,后来傣剧由宫廷剧走进了百姓的日常文化生活。但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作为市场效应并不明显的傣剧开始遇到瓶颈,受众面狭窄,人才缺失等突出问题严重困扰傣剧的保护、传承和发展。傣剧这一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化发展坎坷前行。
  

  傣剧是优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过去傣剧都是傣族土司和达官贵人才看得到的,后来傣剧由宫廷剧走进了百姓的日常文化生活。但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作为市场效应并不明显的傣剧开始遇到瓶颈,受众面狭窄,人才缺失等突出问题严重困扰傣剧的保护、传承和发展。傣剧这一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化发展坎坷前行。

  (傣剧《刀安仁》)

  (傣剧《朗推喊》)

  我国民族文化的一朵奇葩

  如果说京剧是国粹,那傣剧就是傣族文化长期积淀的艺术结晶,是饮誉东南亚的一颗艺术明珠。傣剧是傣族所特有的一种艺术形式,它形成于十九世纪中叶的盈江干崖,后广泛流布于德宏、临沧、保山及缅甸掸邦的傣族主要聚居地区。

  据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的国家一级编剧杨树忠介绍,傣剧发源于有一定人物情节的傣族歌舞表演及佛经讲唱。后吸收了滇剧、皮影戏的艺术营养,逐步形成比较完整的戏曲形式。起初,傣剧中由男性扮演的女性角色穿傣族女装,男性角色的装扮及男女角色的动作套路与滇剧和京剧相仿。傣剧传统剧目有的源自傣族民间故事、叙事长诗或佛经故事,如《相勐》、《千瓣莲花》、《朗推罕》等;有翻译移植的自汉族剧目,如《庄子试妻》、《杨门女将》等。早在清朝末年,盈江干崖土司署就组织了德宏历史上第一个傣戏班。后来逐渐在德宏流传开来。德宏十个土司衙门先后建立起了傣戏班,建造了戏楼。当时的德宏,每个土司都有自己的傣剧队,村寨中亦有不少群众性的傣剧表演组织。土司属地各村寨、土司与土司之间经常举办傣剧汇演,以分伯仲。更有甚者,嫁妆除金银财宝外,竟还嫁一支傣剧队,把傣剧队当着女儿的嫁妆。可以想象出傣剧在傣族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再后来,傣剧又从土司衙门传扬到民间,涌现出了大量的民间傣剧表演团体。

  (精彩演出)

  辉煌的发展历程

  解放后,傣剧有了新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1985年德宏州傣剧团(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的前身)的成立,傣剧艺术走上了一条专业化的科学发展的道路。这一时期,傣剧团先后创作上演了《娥并与桑洛》、《海罕》、《朗推罕》、《冒弓相》、《千瓣莲花》等十多部优秀的傣剧作品。大量作品的创作上演,丰富了傣剧的表现手法,为傣剧的发展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完成了量的积累的傣剧已是蓄势待发。

  进入新世纪后,傣剧事业取得了长足进步,以傣剧《南西拉》、《刀安仁》的创作上演为标志。以往的傣剧长于故事的铺陈而疏于人物形象的刻画。但在《南西拉》中,作者浓墨重彩塑造了一位美丽善良、爱憎分明而又坚毅果敢的、追求人格独立、渴望平等爱情的傣族女性形象,显得漝漝生辉,感人至深。在《刀安仁》中,作者善于揭示人物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通过刀安仁从一个封建领主羽化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的那种刮骨疗毒、凤凰浴火般艰难痛苦的心路历程的描写,揭示了辛亥革命的历史必然,成功地塑造了被孙中山誉为“边塞伟男”、“中华精英”的刀安仁这一傣家百年英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的崇高形象。作品慷慨激越,昂扬向上,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南西拉》、《刀安仁》的创作上演,使傣剧完成了从演绎故事到塑造人物形象的重要转变。其审美功能更得到充分的发挥,傣剧由此完成了量变到质的飞跃。两部作品分别参加了全国第一届、第三届少数民族戏剧会演,均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优秀剧目金奖和多个优秀单项奖,傣剧艺术由此迈上了新的台阶。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傣剧在傣族群众心中的地位很高

  傣剧说傣话、唱傣歌、反映傣民族生活这一独特的表现形式,为表达傣族人民的思想感情、体现他们的审美理想找到了一种最直接的也是最好的方式,观众看之倍觉亲切,因倍觉亲切而倍加喜爱。每当剧团下乡演出,傣族群众敲起铓锣,跳起嘎秧舞,象迎接远方的亲人一样欢迎带剧团,其隆重程度,不亚于举办重大的佛事活动。作为综合艺术的傣剧,集中体现了傣族文学、诗歌、音乐、舞蹈等诸多艺术的成就,是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傣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傣剧那种以底蕴深厚的傣文化为根基,以丰富多彩的南亚东南亚文化为依托,借鉴吸收京滇戏曲表现形式的戏剧形态,使傣剧有了“东南亚艺术明珠”的美誉,在中国少数民族戏剧艺术中占有特殊而重要的地位。傣剧有着“东南亚艺术明珠”的美誉,傣文化与东南亚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同的文化背景,相近的风俗习惯,相同的审美心理,为傣剧走出国门、走向东南亚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随着桥头堡建设的深入推进,我国与东南亚各国的文化交流将会日趋频繁。德宏地处桥头堡的最前沿,给傣剧走出国门带来地利之便。让傣剧更有机会到缅甸、泰国等国家演出,增强这些国家对我国傣文化的认同,促进我国与这些国家的友谊。

  (下乡演出的条件很艰苦)

  (上台前仔细检查妆容)

  辉煌背后的危机

  然而,在这些辉煌的背后,却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危机。在当前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在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大背景下,不能有效“变现”成了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的硬伤。该中心副主任保锐告诉记者,由于傣剧说傣话、唱傣歌,决定了傣剧的服务对象是生活在农村最基层的广大傣族群众。他们的生活还不富裕,但有着强烈的看戏需求却鲜有购买门票的能力。傣剧的演出因缺乏等价交换而形成不了市场。因此,傣剧为群众提供的是傣剧产品而不是傣剧商品,傣剧的演出是公益性的演出,而不是商业性的演出。这也决定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是国家一类公益性事业单位而不是二类公益性事业单位。很多时候,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都必须依靠政府的投入,才能解决艺术生产、送戏下乡等方面的经费。

  正是因为缺乏等价交换形成不了市场,必须依靠政府等原因,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的条件很艰苦,招不到人留不住人。保锐说,现在该中心的大部分演员都是从农村招来的,他们都是编制外的。说实话,他们的待遇都很低,他们去外面找一份工作也许都比现在的待遇高,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一直坚持着,凭着对本民族文化的热爱而坚持着。除了条件差招不到人留不住人,傣剧对从业人员的特殊要求,也是难以招到傣剧创作和演出人员的原因之一。因为傣剧要求创演人员必须具有一定的傣文化功底,至少要会傣语,文字可以慢慢学习。然而很多专业院校的毕业生往往又缺乏这方面的东西。现在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的创演人员培养都采用“传帮带”的形式。这样的方式是个时间跨度很大的庞大工程。现在该中心从编剧到编导到灯光再到音乐创作等一系列核心技术骨干都是40、50以上的人,再往后走面临着断层的危险。保锐说,如果政府能够给予一定的政策定向培养傣剧人才,那就好了。

  (文艺下乡)

  “我们自己在努力,更需要政府的支持 !”

  保锐说,虽然现在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面临着各种困难,但是大家都在努力着让中心往更好的方向发展。“能下能上”一直是德宏州傣剧传承保护展演中心的发展思路。所谓“能下” 指的是中心克服种种困难,坚持送戏下乡,开展公益性的文化服务活动。“能上”指的是努力打造傣剧艺术精品,参加省内国内的重要的艺术赛事,并力争获奖。只有“能上”,不断打造傣剧剧目,才能促进傣剧艺术全方位的提高,从而更好地“能下”,为傣族观众献上更为丰富精美的精神食粮。

  目前,“能上”工作已初见成效,大型傣剧《刀安仁》已参加全国第三届少数民族戏剧会演并载誉归来。保锐说,不管困难再大,大家都在坚持着加强剧目建设、繁荣创作,努力打造精品,培养傣剧新秀。希望政府加大对傣剧发展的支持,不仅是在资金上支持,更重要的是在政策上、态度上支持。相信在政府的扶持下,在社会各界的关怀下,在大家的努力下,德宏傣剧事业会越来越好!

  (记者 杜军 通讯员 杨树忠 )

发布人:qcl